【苑舉正專欄】匈牙利摃上索羅斯

自由對於匈牙利而言,具有令人欽佩的傳統。1956 年,被迫加入前蘇聯陣營 11 年的匈牙利,是東歐國家中,第一個公開反對蘇聯,企圖爭取自由的國家。雖然壯志未酬,但此舉已經寫入歷史,稱為「匈牙利革命」。

匈牙利也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國家,尤其是科學家。物理學家費曼,曾經誇獎匈牙利人在科學與數學上的成就時說:「外星人早就住在地球了,他們的名字叫做匈牙利人」。其實,何止是科學家與數學家,匈牙利人才也包含許多知名的哲學家。最難得的是,匈牙利的哲學家,時常具有一種整合科目的能力,其中在當代最有名的代表人物,就是人在美國發跡,且匈牙利出生的億萬富翁,人稱「金融巨鱷」的索羅斯。

索羅斯自稱為失敗的哲學家,其實他是至為成功的投資客。這是因為他最喜愛的科目雖然是哲學,但因為在現實社會中,大家並不關心他的哲學,卻很仰慕他的資產。因為這個緣故,所以索羅斯立志要以他的財富,推動他的哲學理念。索羅斯的哲學很特別,以支持開放社會為主。在開放社會中,所有人自由競爭不受壓制,所以他認為,在這種社會中,大家會以最有效率的方式,追求進步與繁榮。

索羅斯的哲學理念,在上個世紀九零年代獲得良機,得以實現。當時,索羅斯眼見蘇聯解體,立即在原東歐國家紛紛成立開放社會基金會,提供大筆資金,提倡開放社會的理念與實踐。所有東歐國家中,開放社會基金會的運作,最成功的地點就是匈牙利。這固然是因為這是索羅斯家鄉的緣故,更也因為他在首都布達佩斯成立了一所中歐大學。

1991 年,索羅斯為了深入研究開放社會的理念與實踐,成立了一所授予學位的研究機構,全校以英語教學。目前為止,這所大學有八個領域是世界排名在前 200 名內,有 1400 多名學生,其中只有三百多人來自匈牙利,其餘是來自於世界各地 100 多個國家的學生。

中歐大學的教育理念能夠這麼成功,主要原因是索羅斯在上個世紀末,以提供獎學金的方式,讓原先活在鐵幕中的年輕學生得以受到資助,赴英美求學。這些受資助的學生中,包含匈牙利現任總理奧本。1989 年,在索羅斯的金錢資助下,奧本赴牛津大學求學。從他這個例子中可以看得出來,當時,索羅斯以及他的中歐大學在匈牙利受歡迎的程度。

可是,好景不常,接下來的二十多年發展中,匈牙利從共產國家轉換成為歐盟國家,人民的自信心得以增加,卻對於外在世界的興趣逐漸降低,更對原先加入歐盟的期待感到落空。原來匈牙利追求的開放價值,受到最近敘利亞內戰引發的難民潮的影響,導致匈牙利公開拒絕接受歐盟所安排的接收難民數目,取而代之的是國家主義。這個時候,一度受到開放基金會支持的奧本,都明目張膽的提出「不自由民主制度」的訴求。

什麼是「不自由民主制度」呢?說穿了,就是以民主的政府領導國家,但以行政效率為主,不允許吵吵鬧鬧的無政府組織對於自由的濫用與鼓吹。這個想法,當然與索羅斯追求開放社會的理念背道而馳。這還不說,奧本還讚揚美國總統川普的一切作為。

這可惹火了索羅斯,因為從川普在 1 月 20 日上任以來,索羅斯就多次以公開的方式反對川普。於是,俄羅斯加重力道,鼓勵匈牙利境內更多的 NGO 組織爭取自由、人權與落實開放社會。對此,奧本也不甘示弱,特別設計一套法律,規定所有在匈牙利境內的外國大學,必須在登記國有校區。這一法律等於是宣佈了中歐大學的死刑,因為長期以來,這所學校的登記地點是美國,但它在美國並沒有校區。

4 月 4 日,民粹風氣越來越濃的匈牙利國會,以 123 票對 38 票的懸殊比例,通過了這條法律。結果立即引發大批民眾反對限制言論自由,與拒絕關閉中歐大學。4 月 9 日,有 8 萬人在首都布達佩斯街頭示威遊行,想要力保中歐大學繼續運作。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這個一度擁抱自由,卻又擁抱不自由的匈牙利,令人感到不勝唏噓!


入世哲學家 | 苑舉正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研究專長為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科技反思哲學、西洋哲學史與哲學教育。主要的社會服務工作,是利用媒體、演講與撰文的方式,推廣哲學教育。曾在臺大Coursera課程,開設「活用希臘哲學」。出版書籍為《求真》(臺北:圓神,2015)、《索羅斯的投資哲學》《所有做投資的人都應該要讀哲學》(台北:法意,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