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美國加息波瀾不驚 荷蘭選舉政綱隱變

陶冬
陶冬

知名分析師陶冬,於其部落格發表對全球經濟大勢的看法,下為全文:

充滿新聞的一周。美國聯儲加息了,中國央行推高了市場利率卻堅稱不是加息,英國說不加息也真的沒有不加息但卻有決策者罕見地唱反調;荷蘭拒絕了極端政黨當政,特朗普披露了預算大綱;G20 財長會談開鑼了,中國人代會落幕了;美德領袖當著鏡頭不願握手,蘇格蘭首席部長推進再次公投;最後美國威脅對朝鮮用武。面對諸多的政治、政策和地緣政治事件,資本市場表現得挺淡定,甚至淡定得令人意外。貨幣市場委員會宣布加息後,美國國債市場反彈,美元匯率下挫,走出一波反高潮行情。美國股市經歷了一輪調整之後,距離歷史高位僅咫尺之遙;歐洲股市創 15 個月來高位,英國股市更寫下歷史新記錄。市場對美國庫存和沙特凍產承諾充滿疑慮,不過原油價格就低位喘定。受惠於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和美元弱勢,黃金價格一星期漲了 24 美元/盎司。

美國重新啟動加息週期,當屬上週的最大市場事件。資金對本次加息準備充分,聚焦在耶倫的講話上。聯儲的會後聲明和耶倫在記者會上的言論,出人意料地溫和、鴿派,認為經濟的上行與下行風險大致均衡,前瞻性指引和上次相比也無大的改變,分析員們紛紛寫出 dovish tightening(鴿派的加息)的報告。筆者認為,這次聯儲的加息意義大過市場的解讀。聯儲過去兩年在加息上說得多做得少,這次是只做不說。在通脹升溫的環境下,美國貨幣環境正常化已經提速,只是當局在言論上溫柔呵護,不想造成市場動盪,但是這改變不了資金成本加速上揚的現實,筆者預計今年美國再加息兩次(暫時看九月和十二月),明年再加兩次。用溫和的央行語言來掩蓋資金成本上漲的現實,在中國和歐洲也同時出現,全球貨幣環境正在靜靜地改變。

荷蘭議會選舉塵埃落定,反建制、反移民、反歐盟的極端政黨 PVV 只得到 20% 的選票,歐洲鬆了一口氣,有主流報紙甚至用 “多米諾骨牌停下來了” 為題發表社論。PVV 領袖瓦爾德斯因為安全原因,自從二月起就沒有在媒體前露面,還缺席了至關重要的競選辯論,他的政黨的支持度出現下滑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同時必須看到,首相呂特領導的 VVD 維持第一大黨(儘管議席下降)的前提是其政治主張大幅轉右,承接了不少瓦爾德斯的思維。哪怕 PVV 成為荷蘭第一大黨,也無法籠絡到足夠的其他政黨來組閣。如果呂特仍任首相,其實瓦爾德斯的一些理念反而有機會變成政策現實。沒有瓦爾德斯,荷蘭也在向右轉。歐洲真正的考驗,是接下來的法國兩輪投票。

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在上週一提出蘇格蘭公投,對於英國首相梅來說可能是一個意外,對於已經陷入脫歐困局的英國更是一個大負擔,英國政府斷然拒絕了在 2019 年之前公投的可能。不過,英國以人民自決的理由選擇脫歐,沒有理由不允許蘇格蘭以同樣理由進行公投。在去年的脫歐公投中,55% 的蘇格蘭人投票留歐,說明蘇格蘭的利益並沒有得到保護,也為新一輪的脫英公投打下了一個良好的起步點。無論從歷史還是商業角度看,蘇格蘭與歐洲大陸都更親密、友善,同時目前蘇格蘭經濟的現狀遠遠差過英格蘭,目前有 43% 的蘇格蘭人支持獨立,高過上次獨立公投的起始點。所以以英國脫歐為理由啟動新一輪公投,是獨立者聰明之舉,只是他們沒有告訴蘇格蘭選民,英國市場比歐洲市場對蘇格蘭產業來講大四倍,就像當年的脫歐政治家,沒有透露脫歐的負面影響。蘇格蘭脫歐公投暫時不會有實質性的進展,但是他們的出現,令已經陷入苦戰梅政府更加首尾難顧。

本週重要數據不多,聯儲高官噤聲期過,有不少的演講,包括耶倫週四的發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