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光吟專欄〉跟著葉奶奶學經濟:Fed重磅暗示「通膨容忍度」放寬?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 Janet Yellen 圖片來源:afp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 Janet Yellen 圖片來源:afp

週三 (15 日) 美國聯準會 (Fed)  一如預期地宣布升息一碼,將聯邦基金利率之利率區間上移至 0.75% 至 1.00% 之間,完成本次升息循環的第三度升息。

根據 FOMC 會後釋出的利率意向點陣圖 (Dot Plot) 數據顯示,FOMC 委員們繼續維持今年升息 3 碼之預估,意味著 2017 年 Fed 還可能將升息 2 碼;同時 FOMC 委員並預期 2018 年亦將升息 3 碼,長期利率均值則估落在 3% 一線不變。

Fed 三月會議後所釋出之利率意向點陣圖 圖片來源:Zerohedge
Fed 三月會議後所釋出之利率意向點陣圖 圖片來源:Zerohedge

Fed 主席葉倫在會後記者會上指出,Fed 再度向市場進行升息,主要是反應了美國經濟的持續向好,在勞動力市場維持緊俏的前景下,Fed 再度向市場升息是一合理之決定。

而談到 FOMC 是否談及縮減資產負債表之議題,葉倫表示,本次 FOMC 確實討論到是否結束 Fed 的本金再投資計劃,以縮減 Fed 之資產負債表,但目前還尚未有確切結論,估計未來 Fed 將會是漸進式縮表,不會是劇烈性縮表。

Fed 並在會後聲明中,維持 2017 年至 2019 年個人消費支出 (PCE) 之估值分別為 1.9%、2.0%、2.0% 不變,並且維持 2017 年至 2019 年之失業率估值在 4.5%、4.5%、4.5% 不變,皆與前次 FOMC 會議估值相同。

Fed 對 2017-2019 年失業率、PCE、、GDP 之估值 圖片來源:Fed
Fed 對 2017-2019 年失業率、PCE、、GDP 之估值 圖片來源:Fed

綜觀葉倫的會後記者會,似乎沒有太多令人意外之處,然而值得注意的是,Fed 卻似乎已在本次的 FOMC 會議上,暗示 Fed 內部已提高了對未來通膨率的容忍程度。

Fed「通膨目標化」架構出現改變?

當代經濟學家大多相信,一國經濟體之通膨率若是低至 0%、甚至進入通縮,將會嚴重拖累一國的經濟成長以及景氣前景,是故全球多數央行在過去幾年來皆加入了所謂的「通膨目標化」之行列,意即為對一國經濟體定下通膨率目標,而此一目標之概念即可視為「類通膨上限」之概念。

Fed 與全球多數央行如歐洲央行 (ECB)、日本央行 (BOJ)、英國央行 (BOE)、澳洲央行 (RBA) 等相同,皆設定通膨目標落在 2%,因 2% 通膨率是普遍社會大眾較能接受之通膨增速,加上民眾的薪資成長幅度又普遍較為狹小,倘若通膨率的設定目標過高,那麼經濟體即有陷入停滯性通膨之隱憂。

以 Fed 為例,Fed 即設定 PCE 年增率長期均值目標為 2% 一線,而近年來美國民眾的薪資成長率,事實上也是維持在 2% 至 3% 之間穩定走揚,這也是成為了當前美國經濟強勁、勞動力市場穩健的主要原因之一。

美國3個月均值薪資成長率走勢圖 圖片來源:Atlanta Fed
美國 3 個月均值薪資成長率走勢圖 圖片來源:Atlanta Fed

Fed 在本次會後釋出的決議聲明上,明確變更了所謂的「通膨表述」,過去數年來 Fed 在每次的利率決策會議上,皆會提及 2% 通膨目標,但本次 Fed 對通膨之表述,卻自「2% 通膨目標」改寫為「對稱通膨目標 (Symmetric Inflation Goal)」。

一些市場經濟學家對此解讀,這很可能意味著過去 Fed 所設定的「類通膨上限」2% 通膨成長率,此一天花板限制估已不復存在,反而現在 2% 通膨率之概念,在 Fed 內部官員眼中可能已轉化成為均值成長之水準,願意放鬆對通膨的容忍程度向上輻射。

美國 PCE 通膨率走勢圖 (2017-2019為估值) 圖片來源:FED
美國 PCE 通膨率走勢圖 (2017-2019 為估值) 圖片來源:Fed

澳洲知名投資機構 AMP Capital 投資研究部分析師 Nader Naeimi 即對此認為,Fed 此次之所以顯著改變了「通膨表述」,目的很可能是在調整市場未來的通膨預期。

因為過去市場普遍認為,Fed 對通膨的上限容忍程度即是 2% 之通膨成長,故一旦 Fed 達到了 2% 通膨目標,Fed 即必須加快升息腳步,以打擊未來的通膨預期,避免未來通膨出現失控。

而過去一年以來時間,由於全球通膨前景持續火爆,是故市場早已多有議論,在當前通膨預期如此高漲的場景之下,Fed 很可能必須更大幅加快升息步伐,以打壓通膨前景。

但隨著 Fed 對於通膨容忍度的提高,估計 Fed 未來加速升息之壓力也將出現緩解,意味 Fed 未來仍將維持漸進式的升息循環,但 Fed 官員對於長期的升息預期,可能已經出現走低。

Fed 主席的「通膨目標化」之爭!

在 Fed 尚未引入「通膨目標化」架構之初,前 Fed 主席柏南奇 (Ben Bernanke) 過去即是 Fed 設定「通膨目標化」的積極倡議者,柏南奇認為,為通膨設定一個目標上限,不僅能夠提高央行貨幣政策透明度,還將增加央行在貨幣政策上的執行效率。

而另一位前 Fed 主席葛林斯潘 (Alan Greenspan) 則認為,Fed 完全不應該採行所謂的通膨目標化架構,因為這將會使得 Fed 的貨幣政策,產生極大的限制,意味著 Fed 之貨幣政策將圍繞著「通膨目標化」框架打轉,Fed 恐怕會為此失去政策彈性。

Fed 本次暗示內部官員對於通膨容忍程度放鬆,其實也並非經濟學界之新鮮創舉,近年來各國為了有效刺激經濟成長,已有許多經濟學者建議提高通膨目標,讓通膨率得以飛得更遠。

上述柏南奇與葛林斯潘對於「通膨目標化」之主張明顯不同,但是柏南奇亦同意,通膨漲幅若超過 2% 之通膨目標,那麼美國經濟即很可能會出現「惡性通膨」之風險,並且美國國會賦予 Fed「穩定物價」的法定任務,很可能將因此失敗,導致 Fed 喪失央行最重要的市場公信力。

前印度央行 (BOI) 總裁拉詹 (Raghuram Rajan) 亦曾經對此表態,倘若一國央行放任通膨過度走高,那麼一國央行之公信力,恐怕將會大受其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