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壓不住 大陸1月社會融資創新高 恐進一步收銀根

大陸銀行將信貸需求從表內挪至表外,反令社會融資規模創下3.74兆元的歷來高位。圖為人行行長周小川。 (圖:AFP)
大陸銀行將信貸需求從表內挪至表外,反令社會融資規模創下3.74兆元的歷來高位。圖為人行行長周小川。 (圖:AFP)

中國央行昨 (13) 日公布,今年 1 月新增人民幣貸款 2.03 兆元 (人民幣,下同),未如早前預期般超越去年 1 月的 2.5 兆元歷史高位,但社會融資規模意外地新增 3.74 兆元的歷來新高,表外融資更呈增加趨勢。分析認為,雖然新增貸款在人行「窗口指導」下減少,但銀行只是將貸款從表內轉到表外,變相促使人行要繼續收緊貨幣政策,包括進一步上調各類政策利率。

雖然新增貸款低於預期,但社會融資規模增量 3.74 兆元,比市場估計的 3 兆元為高。其中的表外信貸方面,委托貸款增加 3136 億元,按年增 961 億元;信托貸款增加 3175 億元,按年增 2623 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 6131 億元,按年增 4805 億元。從存量計算,委托貸款及信托貸款餘額都有接近 20% 的增幅。中金公司指出,1 月最後 10 日的信貸壓縮現象強勁,預計超過 1 兆元,甚至 1.5 兆元。

香港《明報》報導,早前有外電引述消息人士稱,為嚴控新增貸款規模,人行春節前對各銀行進行「窗口指導」,信貸增長過快的銀行或面臨差別化的存款準備金率及存款保險費率作懲罰。澳新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楊宇霆認為,這令 1 月新增貸款額低於預期,但社會融資規模創新高,可能代表大陸影子銀行業務有上升趨勢,這或引起人行關注,導致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

德銀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直言,如果沒有窗口指導,恐怕新增貸款數據會「更難看」,但加上社融規模來看,銀行只不過是在表內受控制之下,把信貸需求騰挪至表外的類信貸融資而已。他表示,雖然人行春節後接連上調政策利率去應對,亦不排除下一步會繼續提高相關利率,但銀行多數信貸跟隨包括 PPP(公私合營模式) 相關的地方項目,今年又是換屆之年,地方政府擴張動力很強,令信貸需求很難透過上調利率而收緊。

社會融資規模高於預期,貸款低於預期,顯示人行提高中期借貸便利 (MLF) 利率,目的是控制表外業務的快速擴張。

招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稱,雖然表內外融資大增意味着實體和居民需求強勁,不過融資高增長局面始終與中央的去槓桿政策相悖,有違抑制資產價格泡沫的初衷,如果銀行繼續利用表外滿足信貸需求,只會令人行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第 1 季表外業務納入 MPA 監管也將更嚴格。

今年1月新增貸款規模達到2.03兆元人民幣,為史上第二個新增信貸超2兆元人民幣的月份。(圖:AFP)
今年 1 月新增貸款規模達到 2.03 兆元人民幣,為史上第二個新增信貸超 2 兆元人民幣的月份。(圖:AFP)

香港《文匯報》援引申萬宏源證券債券分析師孟祥娟認為,新增社會融資創出歷史新高,同時新增信貸處於較高水平,體現年初信貸投放沖量效應。雖然住戶中長期貸款體現的房貸增量仍然不少,但企業中長期貸款大幅增長是主要原因,延續了上月的較高增長,顯示企業經營活動復甦跡象較強,經濟穩中向好。貨幣政策預計維持偏緊,但短期可能不會有進一步收緊的政策,央行還是會維持適度的流動性。

民生銀行首席分析師溫彬表示,1 月信貸投放未超過去年 1 月天量,但社會融資增量卻創歷史新高,實際意味着信貸增量仍然客觀,只是轉化為不用的融資形式,表內信貸收緊後,信貸需求從表內轉到表外,一些貸款轉為類信貸融資,1 月委託貸款、信託貸款、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餘額、企業債與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餘額都有接近 20% 的增長。

民生證券指出,新增人民幣貸款低於預期,主要原因在於 1 月春節工作日減少、春節臨近貸款需求季節性下降以及後期央行監管干預所致,但仍高於近 3 年季節性均值。

從結構看,企業中長期貸款與非標仍在上漲,表明目前實體投融資需求仍然強勁。未來在經濟穩、金融數據強的背景下,央行推進金融去槓桿會繼續控制信貸過快增長。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