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忠達專欄】從川普執政的可能劇本與減稅計劃,談投資佈局

川普 9 日承諾將在兩、三週內,提出「不同凡響」的租稅計畫,使得美元匯率收高,美股多頭可望持續。儘管投資致富是人心所盼,此刻仍建議多一些風險意識,有關稅制、放寬管制、增加支出及貿易法案等事務,糾葛且複雜,不大可能在幾個月內就迅速通過,市場與川普政府的蜜月期終究會結束,此事得務實看待,不能太過樂觀。

畢竟,當政府實際做法不如預期時,股市就會有較大的震盪或回檔。最近美股大多侷限於狹幅之內,S&P 500 在川普預告推出稅改以前,已連續 37 天股價的波動範圍不到 1%,顯然投資人也在等待川普政府公佈更多的政策細節內容。

此外,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一些華爾街大銀行的高階主管,近期出售了將近 1 億美元的股票,這比 2006 年以來同期任何時候都要來得多。「美銀美林」最新報告則顯示,一週內撤出美股的資金規模,達到 160 億美元。這兩件事是否反應「聰明錢」正利用市場的樂觀氣氛,趁機從股市出脫呢?頗堪玩味。

分析美股後續的行情變化,要強烈關注川普的政策,以及推動政務的進展。進行政經趨勢的研判預測,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但在投資操作上,還是應該要努力建構起一套未來藍圖,以做為操盤的基礎。以下是川普執政三種劇本的模擬情境分析:

■ 劇本 1─改革卓然有成,全球金融市場邁向長多行情

這套劇本的可能性極低,主因為美國的政經體制行之多年,有其非常穩定的結構,前面幾任總統的個人條件不差,也很想有所作為,卻無法有太大改變,那就意味著這個結構,絕非一位任期四到八年的總統,所可以輕易翻轉的。

更何況川普是個「政治素人」,其內閣成員也大半都沒有從政經驗,而且有多位入閣前是擔任上市公司董事長,應該比較可能是誰也不服誰,團隊合作不易。這樣的領導人與團隊,要推動改革成功,難度實在太高。

■ 劇本 2—川普暴衝,到處開闢戰場,煽風點火,引發美國與世界局勢大幅動盪

短期而言,我們似乎正在經歷這樣的過程,英國「經濟學人」用「白宮裡的造反者」來形容川普,指稱華府正陷入一場革命。英國「衛報」評論「禁穆令」,說「這是總統與憲法之間的史詩般對抗」。

但是,時間稍長一點,就會發現這種情況很難持續下去。美國總統在外交上權力較大,可是在內政作為上,是受到很大的權力限制,因為美國是個三權分立的國家,任何人擔任總統,行政權都不可能為所欲為,其背後有立法權的國會監督,以及司法權的聯邦法院宣判,彼此權力分立與制衡。

尤其,萬一川普的政策引發了最高法院的違憲宣判,或是國會提出彈劾案,其權力將被大幅限縮,更不可能我行我素。

■ 劇本 3—衝撞體制一陣子後,大致維持現狀

這套劇本的可能性較高,只是實在很難預測川普要衝撞體制多久、多長的時間後,才會走向大致維持現狀。

做出這個判斷的原因,在於川普如果繼續衝撞體制,其不當言行被立法權與司法權制約,他將提前成為「跛腳總統」,影響力有限,屆時他就只能試圖用推特去主宰美國與世界。

從去年 11 月初川普當選之後,投資界普遍預期,美國將從仰賴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經濟轉為擴大舉債,以籌措減稅和公共支出財源,利率和公債殖利率,都將因此走高。

不過,假使劇本 3 成真,川普因權力受限,原本想要大力推動的財政政策,無法取得國會支持而落空,那麼聯準會持續寬鬆的貨幣政策,仍將是刺激經濟復甦的主要憑藉,這其實就是過去幾年我們非常熟悉的時空背景,投資上就是「買有息,不買成長」,以「有息資產」為主軸。

再回到本文一開始所提到的川普稅改政策,此事給市場帶來憧憬和想像空間,是目前帶動美股走高的最大動力。川普將美國面臨的國外競爭壓力,歸咎於本國稅制,認為需要根本性的全面稅改,目的在提供中產階級稅賦優惠,鼓勵企業將工作崗位留在美國,以刺激經濟成長。這項稅改計劃,將是 1986 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改革,未來幾週會公佈更多的細節。稅改計劃中的減稅方案,是需要參、眾兩院配合完成立法的,很難迅速推出。

執政黨共和黨在參議院,只有兩票的優勢,但已有幾位「財政保守派」議員,表明不會支持川普的立場;而民主黨議員幾乎對此議題毫無興趣,甚至極有可能因為總統選舉的宿怨,整個黨團一致反對。

再者,參議院的減稅主張,和眾議院的版本,有很大的不同,如何將兩個版本合成一個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法案,這過程肯定十分耗神、冗長。

綜合評估,川普政府完成減稅立法,需要精誠團結、通力合作,以及精準到位的執行,估計要到今年年底或 2018 年,才會有結果。現階段投資操作,多一點審慎小心,以安全、防禦、避險與孳息資產為主,會比較穩當些。


政經趨勢家 | 呂忠達

政治系畢業,曾任過立法院助理,並參與選舉輔選多年,而後去美國唸財經碩士,學成後在基金投資領域從業至今已有二十年。擅長從政經互動、國際關係與國際金融等綜合方向,思考並從中做出投資判斷。對許多事情帶有強烈探索的好奇心,座右銘: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