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舉正專欄】川普「亂搞」背後的邏輯思維

川普上台後,八天內做出不少驚人之舉,我幫大家整理一下這些令人側目的消息。

川普在第一天的就職演說中,公開宣稱美國的現狀,猶如慘遭大屠殺後的場景。第二天,川普為了觀禮人數多少的問題槓上媒體。第三天,川普宣佈北美貿易協定中有許多規定需要改變。第四天,川普正式簽署文件,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並且禁止美國聯邦政府捐錢給國際墮胎組織。第五天,川普不顧原住民反對,重新建造爭議極大的兩條油管。第六天,川普在接受訪問時表明用灌水窒息式的刑求有效。第七天,川普正式提出美墨邊界建築高牆的計畫,並且以增加 20% 進口稅的方式讓墨國付建築費用。第八天,川普以行政命令方式簽署禁令,限制七個穆斯林國家的居民進入美國,引發至今尚未平息的抗議。

川普在這八天的所作所為,不但都是創舉,也違背了泱泱大國應有的風範。不過在這些舉措當中,他的環境政策與哲學最為相關呢!在這一方面,川普除了恢復建造兩條被歐巴馬總統否決的油管外,還將歐巴馬總統針對克制全球暖化的所有努力,通通送進前任元首的檔案網頁中。這一做法對於過去幾十年熱衷支持降低全球暖化的科學家們,等於打了一巴掌,導致全球環保人士紛紛聯署,發動科學家社群反對川普總統的政策。

科學家非常訝異於川普的反對,指責他不相信科學,一廂情願地按照意識形態做決定。這個指責很嚴重,因為它包含了三個重點:第一是,美國總統不相信科學家的研究結論;第二是,美國新總統不靠理性,卻依照意識形態做決策;第三是,這讓美國民主制度的運作出現了民粹的氛圍。我們需要針對這三點做分析。

首先我們要問,既然科學如此偉大,能夠改變世界,並且代表知識長達兩、三百年之久,那麼為什麼美國總統可以否認有關全球暖化的研究成果呢?過去科學社群不斷地說,全球氣溫有逐漸上升的趨勢,為我們帶來的不但是氣候異常,也是天災人禍。當這些耳熟能詳的論述逐漸成型之際,川普卻完全不信,不但不認同這一套,還認為人類對自然的開發,本屬天經地義的事情。他認為,自然提供了能源,而需要能源的美國人有什麼理由可以不開發?

其次,到目前為止,川普做出非常多的行政命令,其中大多數令人大表意外。這些事情中,例如在美墨邊界修築高牆、廢除自由貿易協定、禁止回教徒入境、向貿易夥伴展示貿易戰等,都是史無前例的蠻橫。許多人認為,川普就任後的言行會比較收斂,但事實顯示,在就任後的短短幾天內,他的表現已經占據所有新聞頭條。許多人在問,為什麼川普就任後的改變會這麼劇烈呢?其實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意識形態作祟。

意識形態很特別,因為這是一個介於理想與神學之間的觀念。理想讓我們知道做事的方向,而神學讓我們擁有做事的勇氣。許多人不能理解,川普這種亂搞國內外政治的方式,算哪門子方向?但是,對我們而言,比較值得注意的是,亂搞的勇氣從哪裡來的呢?沒有人會低估美國這個開放社會,對川普所作所為的反抗,但川普不但不為所動,連其內閣成員都振振有聲的捍衛他的立場。這些勇氣來自於哪裡呢?

這些勇氣來自於神佑美國的信念。美國的歷史雖然不長,但這是一段充滿神啟意味的歷史。美國人於 17 世紀,紛紛離開歐洲時,不是為了生活上的富裕,而是為了宗教的自由。三百多年後,富裕的美國人回到歐洲,拯救被戰火蹂躪的舊大陸。這證明了什麼?

不需要我多說,你只要稍微想想就可以發現,這段歷史中有一個比全球化與自由貿易更吸引人的故事。這說明,美國適合走自己的道路,在新大陸的一切資源是神對於美國人應許之物,應由美國人享用,不應交由科學家決定,更不要說科學論述只能提供概率的數字統計而已。宗教信念是絕對肯定的保證。

第三點就是,民主機制的運作。民主機制能夠運作的基礎就是投票,但這不是理性的選擇。在這個理解中,民主與民粹並沒有嚴格的區分,至少在哲學中很難用理性做明確的定義。這個事實,讓我們發現,在民主選舉中,往往出線者,多為擅於鼓動情緒的政治素人,而他們的政治語言,因為直接,所以受歡迎。

在這種情緒中,講話直接且本身就是政治素人的川普非常清楚,信仰的力量,永遠大過自由的理念。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川普非常神勇地在就任後的短短幾天內,大膽顛覆國際社會所有建制,否定世界貿易秩序,限制特定宗教國家人民入境,甚至否定科學論述。我們可以說,所有的作為,都是為了加強神佑美國的信念。

川普的終極目標是,讓宗教的力量成為美國再次強大的保證。


入世哲學家 | 苑舉正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研究專長為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科技反思哲學、西洋哲學史與哲學教育。主要的社會服務工作,是利用媒體、演講與撰文的方式,推廣哲學教育。曾在臺大Coursera課程,開設「活用希臘哲學」。出版書籍為《求真》(臺北:圓神,2015)、《索羅斯的投資哲學》《所有做投資的人都應該要讀哲學》(台北:法意,2017)。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