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編專家回應世行評中國企業稅負全球12:不夠嚴謹全面
※來源:和訊網

中國正掀起一場關於企業稅費負擔大討論,而近期世界銀行的一組數據,似乎印證了中國企業稅費負擔世界排名靠前。

去年底,世界銀行公布了《世界納稅指數2017》,其中計算了190個經濟體反映企業稅費負擔指標的總稅率,中國總稅率為68%,全球排名第12位。

對此,《世界納稅指數》中國數據的採集人之一、普華永道中國稅收政策服務合夥人梅杞成表示,世界銀行所得出的指數和排名只能反映各經濟體稅負的某一方面,未必代表各經濟體的全面情況。而且這一指數所依據的數據是2015年的,也反映不出中國企業減負的最新情況。

德勤華北區稅務主管合夥人朱桉也認為,世界銀行指數依賴過多的假設條件,其結果確實不能反映各經濟體的全面情況。

中國企業稅負全球排名12,虛高

梅杞成介紹,世界銀行2007年開始發布《世界納稅指數》,今年是第11版。往年的《世界納稅指數》有三個分指標:總稅率、納稅人申報繳稅付出的時間、納稅次數。《世界納稅指數2017》增加了納稅後指數,主要是指退稅手續、接受稅務檢查等因素。

世界銀行將以上四個分指標按照一定的方法進行加總,形成各經濟體的納稅指數排名,同時公布四個分指標。

《世界納稅指數2017》中,中國的納稅指數排名為131,即世界排名第131位(樣本經濟體總數為190個)。其中,總稅率為68%(商業利潤總稅率,即樣本公司繳納的全部稅費占其扣除所有稅費前的利潤的比重,下同),排名為全球稅負最重第12位。

這是不是意味着中國的企業稅費負擔全球排在第12位?這需要詳細了解該指數編制方法。

梅杞成表示,指數所依據的並不是各經濟體的宏觀數據,而是由世界銀行工作組提供一個模擬的從事傳統人工密集製造業的中型企業,根據各經濟體的稅種稅率推算出企業總稅負(不包括個人負擔稅負)。

「顯然,由於各經濟體的產業結構、成本結構、發展階段、稅收制度傾向(例如側重企業稅還是個人稅)等因素往往存在較大差異,所得出的指數和排名只能反映各經濟體稅負的某一方面,未必代表各經濟體的全面情況。」梅杞成稱。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樊勇表示,中國企業總稅率68%顯然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為了進行企業層次的比較,世界銀行這種比較方法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問題的關鍵是要講請楚政府需要花多少錢,讓老百姓(603883,股吧)理解,辦事讓老百姓滿意。

朱桉表示,世界銀行假設了一個虛擬公司來計算這個總稅率。該虛擬公司為製造業,營業額、商業利潤額和其他各項費用依據樣本經濟體的人均國民總收入的一定倍數計算。虛擬公司的雇員假設為60名,所有資產假設均為兩年前購入,不適用任何投資優惠或與公司設立年限或規模相關的優惠。

「企業會因為所處的行業、企業規模、發展階段、管理手段等存在極大的差異,且中美兩國大型跨國企業眾多,僅以這樣一個虛擬公司計算出來的數據來評論中美稅負高低顯然有些以偏概全。」朱桉稱。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文春表示,世界銀行的指數強調了模型內在的一致性,但嚴謹性明顯不足。不過要認識到世界銀行指數排名資訊對營商環境的影響,應當重視。

國際比較,宏觀稅負指標更可靠

《世界納稅指數2017》顯示,大部分發達國家總稅率低於中國。比如德國總稅率為48.9%,美國總稅率為44%,英國總稅率為30.9%。這都明顯低於中國的68%。

這是否意味着中國企業稅負遠遠高於美國等發達國家?

世界銀行的總稅率分子由企業稅、勞動力稅費、其他稅費三部分組成,不包括流轉稅。其中企業稅在中國指企業所得稅和土地增值稅,而美國沒有土地增值稅,因此主要指企業所得稅。勞動力稅費指的是養老保險醫療等社會保障費用。而其他稅費僅指房產稅等一些小稅種。

朱桉以美國為例,詳細地剖析了中美兩國總稅率差異發現,世界銀行報告之所以得出中國總稅率大大高於美國這個結論的原因並不出在稅上面,而是出在社保費上面,中國社保費占商業利潤達到了48.8%,而美國僅是9.8%。

「不過,社保費通常是根據企業員工工資的一定比例收取,而世行報告採用的分母是企業的商業利潤,且數據是根據上述虛擬案例計算得出的,此案例本身的代表性就有限。在缺乏實際更廣泛調研數據支持的情況下,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依賴這些數據也很讓人懷疑。」朱桉稱。

他認為,根據世行報告中的總稅率的數據就得出中國的稅負大大高於美國這一結論顯然有些牽強。進行國際比較,運用宏觀稅負這個指標更好一些。

宏觀稅負是指一國在一定時期政府收入占經濟總量的比重,通常是反映一個國家稅費的總體負擔水平的重要指標。

第一財經記者從權威渠道了解到,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口徑,2015年和2014年中國宏觀稅負均為29.1%。這一數字低於世界平均38.8%的水平,既明顯低於發達國家平均42.8%的水平,也低於發展中國家平均34.4%的水平。

樊勇表示,1994年分稅制改革以來,中國企業稅負總體是下降的。中央已經明確降低企業稅費,這個方向是對的。世界製造業兩個中心,一個是中國,一個是東南亞,一兩家企業轉移到美國不是大趨勢。中國勞動力成本的比較優勢還在。

繼續清費降稅,提升百姓獲得感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17年經濟工作時,要求在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類交易成本特別是制度性交易成本,減少審批環節,降低各類中介評估費用,降低企業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勞動力市場靈活性,推動企業眼睛向內降本增效。

在1月4日召開的2017年第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強調,要進一步推進簡政放權改革,從而真正降低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張文春建議,政府要控制支出規模,努力減輕企業負擔,並對財政支出結構作出合理調整,讓老百姓納稅後有獲得感。目前費占企業負擔比例太大,應該繼續清費立稅,依法治稅。

來源:第一財經app【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