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經濟學〉重啟全球景氣循環?這四大風險還未解除

(圖:AFP)
(圖:AFP)

管理資產規模達 1950 億美元的對沖基金 TCW,首席投資長 Tad Rivelle 發布報告,認為面對川普經濟不宜全面過度樂觀,基於四個理由要小心,尤其是美元和債市殖利率漲勢未停的背景環境下,將會重新給全球經濟帶來壓力。

川普的擴大財政、振興美國經濟方案,主要是承諾投資 5500 億美元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以刺激美國經濟增長。  

針對川普的減稅和擴大財政支出雙管齊下的做法, Rivelle 認為,儘管減稅及放鬆監管能夠長期促進生產力提升,刺激經濟增長,並使消費者和企業直接受益,但在這種背景下,透過財政政策啟動新一輪的信貸周期並不可行。

Rivelle 對此說明,如果將美國經濟分為三個部門,分別是政府、企業和消費者,那麼一個部門的「赤字」就會變成另兩個部門的盈餘。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如果政府赤字增加,那麼消費者和企業將以收入增加及利潤增長的方式從中受益。  

Rivelle 認為,美國聯邦政府從經濟中「索取」的東西減少並不是沒有成本的,其後果不是不出現, 而是會遞延出現。

而川普這些政策都還未正式實施,就已經讓美國債殖利率走高和美元走強先行反映了。

Rivelle 以四個理由來說明全球資本正面臨的風險問題:

(1)利率的上行對資產價格構成壓力。

(2)隨著借債成本上升,美國投資級債券很難繼續維持評級。

(3)中國經濟和人民幣匯率問題。  

(4)歐美以及日美利差擴大,將加劇資本從海外流入美國,對歐元以及日元利率上檔形成壓力。

美元走強也將為全球經濟帶來壓力 

美元快速上漲,尤其是新興市場中以美元借債者,會面臨更高的償債成本。

歐洲銀行業依然問題重重

2008年金融危機後,歐洲未對銀行進行資本重整,更糟的是在負利率及經濟增長放緩的環境中,歐洲銀行累積資本的速度如同蝸牛一般。

而且在資本水平不足下,也讓歐洲銀行在艱難時刻更容易受到流動性危機的衝擊。

Rivelle 認為,川普當選後,風險資產的投資環境和選前一樣,依然存有很高的風險,儘管有很多合理的理由可以對美國稅收政策的改變感到振奮,但投醒投資人還是要小心為上策。


延伸閱讀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