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球最大的黑天鵝可能正在歐洲潛伏
※來源:和訊網

有評論指出,近日,有外媒深刻揭示了2017年最大黑天鵝和這場事件的受益者。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鑑意義。

BWCHINESE中文網訊,英國《泰晤士報》網站1月3日刊登題為《民主至上》的文章。

2016,歐盟接到了即將「截肢」的警告。今年,它會知道各國民眾將如何面對失去英國這隻臂膀後的生活。在六個歐盟創始國中,至少有三個國家的選舉將取決於移民、安全和主權問題,而正是這些問題決定了英國公投的結果。這一次,歐元的命運和歐盟未來處於生死關頭,而唯一能夠確定的贏家則是弗拉基米爾·普京甚至都不是歐盟成員。

這些選舉唯一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在法國、荷蘭和德國出現或者重現中右翼政府,它們將吸收極右派的一些立場觀點以避免其上台。在這種情況下,隨著海外投資者看到歐元區在低迷多年後的增長跡象,單一貨幣歐元將恢復強勢。

歐盟自己清楚,要生存下去就需要改革移民政策。然而,如果說2017年歐洲的政治階層要從2016年的經驗中學到些什麼,那就是當人民最終發聲時,他們能夠令當權者目瞪口呆。關於西方民主的衰落就講這麼多吧。

選舉一場接一場。荷蘭將在3月選舉出新一屆議會。法國總統選舉將在4月開始,可能在5月進行第二輪決勝選舉。

同月,德國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將舉行地區選舉,在9、10月的全國選舉之前,這將對基督教民主黨的實力給出重要的風向標。到那時,安格拉·默克爾將知道她是否已經平安渡過其移民開放政策帶來的風暴,從而贏得第四屆總理任期。

每一場選舉都會影響後面的選舉。英國和意大利的提前選舉可能會讓情況更複雜,不過基本情況很簡單:法國和荷蘭的反移民強硬派獲勝幾率極小,但不論獲勝與否,它們都將對整個歐盟構成威脅。法國的瑪麗娜·勒龐想拋棄歐元重拾法郎,還承諾會發起公投來選擇離開還是留在歐盟。荷蘭自由黨領導人基爾特·威爾德斯也想舉行公投,而且還想禁止穆斯林國家移民入境。

在德國,極右派政黨德國選擇黨的全國支持率約為15%。它可能會首次贏得聯邦議院的席位,但還無法與老牌政黨爭奪政權。荷蘭的威爾德斯也是一樣,即便他贏得超過預期的選票,也有可能被中間派聯盟排除在外。

在法國,只有一場公然允許種族政治進入國家同化理想的選舉地震才會讓勒龐女士擊敗弗朗索瓦·菲永——後者是撒切爾式的保守派,也是最有可能替代奧郎德總統的人選。

勒龐所領導的國民陣線政黨在法國國民議會577席位中僅占2席。約60%的選民不認可歐盟現在的走向,但只有34%想離開歐盟。目前看來,相比於法國脫歐,改革占了上風。但是民粹主義邊緣派已經通過將主流拖入右派而顛覆了政治常態。如果再發生一次恐怖主義暴行,或者土耳其開放其西邊國界讓移民再次前往歐洲,那麼勒龐女士將會成為一名強有力的競爭者。無論最後是誰入主愛麗舍宮——除非中間偏左派的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出人意料地獲勝——法國新總統都將是普京總統的公開崇拜者。

在整個歐洲,隨著超民族主義失去吸引力,民族主義正抬頭。但這並不是說歐盟註定失敗,就算是的話英國也不會從中獲利。但是歐洲政客們如果想要勝利,就必須回應這些擔驚受怕的邊緣群體的擔憂。他們必須捍衛歐盟的外部邊界並出台連貫一致的移民政策。

勒龐女士知道,如果他們失敗了,歷史將會對他們做出嚴厲的審判。她相信2022年將由她主宰,但開明的中間派必須確定這樣的情況不會出現。(文章來源:BWCHINESE中文網)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