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或是2017年市場不可掉以輕心的潛在風險源
※來源:和訊網

瑞信董事總經理、亞太區私人銀行高級顧問陶冬撰文指出,兩個月前,當聽到空調廠家醞釀着雙位數漲價時,筆者便意識到通貨膨脹即將要升溫。12月份PPI同比上漲5.5%,凸顯出這輪通脹的源頭;同月CPI回落至2.1%,其實是被暖冬下蔬菜價格回落所掩蓋,非食品類物價持續升溫。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鑑意義。

筆者從事金融業經濟分析二十餘年,上一次白色家電出現雙位數價格上升,還是在職業生涯的早期。與上次不同,這次價格上升純粹是成本拉動。以「絕代雙焦」為首的原材料價格在2016年暴漲,從紙漿到食材價格都在暴漲,迫使下游廠家加價。

由於PPP主導的基建投資,市場上對原材料的需求的確有所上升,但是需求回升與原材料價格的暴漲根本不成比例。2016年的兩輪原材料價格暴漲,在筆者看來全是中游拉動的,以期貨市場為首的金融市場乃是此輪PPI上漲的始作俑者。流動性過剩,刺激期貨市場炒作原材料,適逢庫存低潮,價格反彈。反彈的價格,帶動更多的資金搶入,於是價格節節上揚,於是廠家惜貨捂盤,循環炒作形成。金融屬性而非工業屬性扯高了原材料價格,這和去年的房地產市場異曲同工。

原材料價格上漲幅度之大,已經令下游企業不得不加價,筆者相信CPI通脹上升大局已成。人民幣貶值,也帶來進口通脹。以目前的經濟形勢看,中國經濟短期已經企穩,但是PPP相關的投資之外,整體需求並不旺盛,因此暫時未見到惡性通脹的壓力,不過CPI突破3%並非不可想象的。

通貨膨脹,目前並非中國人民銀行的主要擔心,不過在其宏觀政策管理上又多了一個掣肘因素。流動性主導的房價暴漲,給央行添加了很大的壓力,尤其是「房子是用來住的」言論出台之後。房價高漲,不僅帶來金融風險,而且加高了營商成本,傷害着實體經濟。原材料價格暴漲,也帶來同樣的問題,進一步加大了央行控制流動性的需要和政治意願。

2016年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外匯儲備大幅下降。在過往十幾年,中國的外匯儲備迅速上升,曾經是央行製造國內流動性的最大源泉,外儲變化與貨幣供應的關聯度甚高。現在外儲突然急跌,不僅穩定匯率的彈藥在減少,央行也在被動地收縮流動性,這是去年第四季度銀行間利率急升、債券市場暴跌的一個重要原因。

過去幾年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曾經非常簡單,只需要單邊地擴張,釋放流動性、拉低資金成本來刺激經濟。如今就面臨越來越多的政策制約,貨幣最寬鬆的時候已經成為過去,也許積極的財政政策真的需要更積極了。本屆政府的財政擴張,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一直靠穩健的貨幣政策變得積極來撐台面。2017年財政政策能否真的積極起來,對於經濟增長的走勢十分重要。

通脹升溫,不止出現在中國。美國的工資增長開始加速,估計幾個月內就可能傳導到消費物價上。石油價格大幅上漲,勢必在世界範圍內帶動消費能源的價格。筆者認為,除了市場經常談論的選舉和央行事件外,通貨膨脹可能是2017年市場不可掉以輕心的潛在風險源。萬一通脹故事成真,風險資產勢必面臨新變數。(文章來源: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