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幕呼喚中國英雄
※來源:和訊網

作者:博林

新年前後,正在全國各大影院上映的《血戰鋼鋸嶺》《薩利機長》等好萊塢影片收穫了如潮好評,也引發了國人對於英雄與信念的爭論。與此同時,導演張藝謀的新作《長城》同樣以英雄為重心,卻只能代替眾多反響平平的國產片在院線苦苦支撐。這一幕,讓人倏然想起十四年前《英雄》的誕生,那時如平地驚雷般的一聲巨響,揭開了大眾文藝陣線上中西角逐的序幕。直到如今,我們還能從電影票房廝殺的慘烈中,瞥見一絲英雄浴血、甲光向日的悲壯感。

自古以來,英雄都是一個民族共同體最耀眼的旗手和戰士。北宋哲學家張載有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說的是文化統序中的英雄。唐代詩人王昌齡詩曰:「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說的是刀光劍影中的英雄。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在五年一度的文代會、作代會開幕式上的講話仍聲聲在耳。他對「英雄」一詞的詮釋,既讓文藝創作者為之振奮,也讓文藝創作者反思:當代文藝中英雄的身影何以落寞了呢?

縱觀古今,英雄的形象實則並不罕見,甚至備受文藝家的青睞。帝王有神農伏羲與三皇五帝,將相從廉頗、藺相如至魏徵、秦瓊,乃至專諸、荊軻等刺客,茶聖陸羽、藥王孫思邈、女傑穆桂英等,哪一位不是英雄?在世界範圍內,英雄也是經久不衰的主題。從古希臘的《荷馬史詩》,到中世紀西歐的騎士文學,從文藝復興的繪畫雕塑,到好萊塢的動作電影,英雄的源流可以上溯至茹毛飲血的蠻荒時代。對英雄的嚮往和崇敬,幾乎流淌在每一個民族的血液里。

我們原本並不缺少英雄,可似乎越來越缺少對於英雄的洞見,和創造可為人所接納的英雄之匠心與慧心。早在新中國成立之初,這個朝氣蓬勃的國度就在現實和文藝領域湧現出大量英雄人物:鐵人王進喜、好黨員雷鋒、《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靜、《林海雪原》里的楊子榮……數不勝數的英雄為國人所熟悉,也搭起了一道通往共和國殿堂的神聖之途。而如今時過境遷,有人試圖原封不動地重走老路,可應聲寥寥;有人嘗試旁逸斜出地全盤西化,卻貽人笑柄。

在當下浮躁的氛圍里,鑄造英雄形象,為當代人立起榜樣顯得尤其重要。對於觀眾而言,除了外國電影中的英雄,銀幕更需要中國英雄。

沒有一個民族能憑藉虛無的幻想撐起自己的脊樑,也沒有一個國度會解構英雄主義,鄙視信仰與崇高。只不過,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英雄,各領風騷。我們可以把因愚忠而死諫的明清諍臣視為英雄,卻無法想象當代社會能認可其行為;武功歌的主人公也許是中古基督教世界的「聖戰英雄」,卻殊難與當今和平主義的氛圍相適應。究其本質,英雄的身上散發出的始終是特定時代、特定社會的文化價值觀。於是「英雄出自民間」就有另一種解釋方式:人民是否接受這一英雄,在於他的人格和夢想是否能代表老百姓(603883,股吧)內心最深處的渴望。

由此出發,很容易發現當代文藝作品中不是缺乏英雄,就是塑造的英雄與這個時代社會「錯位」。無論是小說還是戲劇,電影還是動漫,那些充滿臆想和慾望的主人公總是占據這一行業內容的半壁江山。網絡文藝熱衷於塑造聲色犬馬的奢靡與不勞而獲的幻夢,通俗文藝則充斥着廉價的矛盾和落後乃至愚昧的價值觀,相對高雅的文藝作品也未必更「接地氣」,有的散發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冷氣息,有的則一味沿襲着陳舊刻板的「高大全」套路。如此「英雄」,怎麼可能激發起大多數人的夢想和共鳴,創作者又怎能奢望觀眾為之買賬?

當今之世,我們的國家社會正處在一個意氣風發與昂揚進取的時代。日新月異的經濟發展與大刀闊斧的社會改革,正涵養着全體國民的豪情壯志。在時代澎湃的浪濤聲中,我們望見了民族復興的巨浪高與天齊,人性覺醒的波瀾滔滔不絕,也見證着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民主文明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大潮滾滾而來,不可阻遏。「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從革命先行者中山先生的箴言裡,每一個人都能切身體會到,時代巨浪將裹挾着我們往前奔流,而為之所接納的英雄,必然誕生在順應這股潮流的漩渦與急流之中。

「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這也許是最為理想的英雄之像。當然,這同時也是一個多元共生、尊重差異的時代。英雄也一樣,絕不會從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而只會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文藝作品中的英雄絕不能開時代的倒車,亦不能斷民族之根脈,更不能違背人心深處對生命力,對意志力,對正能量和崇高信仰的本質渴求。否則,這樣的所謂「英雄」,自然只能落得為人鄙夷的下場。

其實,英雄的塑造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端看創作者的初心為何。和不少人津津樂道的「愛情」一樣,無論雅俗與高下,「英雄」都是永恆的主題之一。所以我們能在醫療劇里看到懸壺濟世、救死扶傷的醫生,在體育電影里看到燃燒熱血、奮勇爭先的運動員,在武俠小說里讀到「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義士,在京劇舞台上聽到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嘶喊,在革命文學裡感動於前仆後繼、從容赴死的先烈……縱然細微,只要有心,何處不是英雄的戰場?除此之外,五千年燦如星漢的中華文明也給我們留下一座座英雄的礦藏,物產之豐足可睥睨寰宇,我們又有什麼理由立不起「英雄」這塊紀念碑呢?

歸根結底,文藝作品對英雄的塑造還是取決於時代的籲求,以及廣大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而文藝作品作為社會的風向標,自然而然地承擔起了創造英雄、塑造英雄、再造英雄的使命。當如今從官方到民間,從創作者到接受者都無一例外地產生了抒寫英雄的非凡衝動,一個風雲際會、慷慨激昂的時代便漸漸向我們洞開了門戶。這對中國的文藝創作者而言或許意味着一個新的開始——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我們面前展開的,將是一派生機勃發、萬物爭鳴的盛景,一段萬馬奔騰、雷霆萬鈞的征程,還有一個永不凋謝的英雄之夢。

來源:《光明日報》(2017年01月12日12版)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