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日本股市將決定安倍經濟學的命運
※來源:和訊網

有評論指出,上周三,東京證券交易所(TokyoStockExchange)重新開盤,迎來2017年第一個交易日。這是日本經濟邁入「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的第五年,這一經濟復甦計劃效果如何?人們見仁見智,要麼覺得它不出預料地失敗了,要麼覺得它為日本股市注入了活力,使原本不景氣的日本股市有了投資價值。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鑑意義。

到今年年底安倍經濟學是否仍會是一支重要力量,甚至是否仍會是值得提及的一個詞語,可能很大程度取決於日經225平均股價指數(Nikkei225Average,以下簡稱日經指數)在未來六周的表現。

分析師表示,如果日本股市安然度過未來六周,沒有出現像去年1月首個交易日到2月中旬之間那樣的大幅下滑(其間日經指數遭受重創),那麼日本股市可能會獲得充足的外國買家以及其他支持力量來維持當前的牛市。

如果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Abe)特別幸運,而且上述一切都成功激發國內零售投資者的胃口,他甚至可能在2017年完成一個歷時三年、大規模出售國有資產的安倍經濟學帽子戲法——或者是再賣掉一部分日本郵政(JapanPost)及其銀行和保險分支,或者是奇蹟出現,達成人們長期猜測的東京地下鐵(TokyoMetro)私有化。

許多信號都令人對日本股市抱有希望。除了九州旅客鐵道(KyushuRailwayCompany)40億美元的私有化獲得高倍數超額認購以外,日本2016年的首次公開發行(IPO)市場對新發行股票抱以持續熱情,一些股票在上市首個交易日上漲了200%。

日本企業2016年股票回購創下6萬億日元的紀錄,高盛(GoldmanSachs)預計這一紀錄在2017年將被打破——該行預測2017年日本企業股票回購額將達7.8萬億日元。

通過6萬億日元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購買計劃,日本央行(BankofJapan)預計仍將成為日本股市的重要支持者。日元兌美元匯率維持在117.6日元兌1美元,日元比2016年大部分時間都要疲軟得多,如果未來一年仍然如此,每股盈利(EPS)將穩步上升。

許多策略師因此預測,到今年年底時,日經指數將比去年12月30日19114點的收盤點高出2%到7%(更全面、更透明的東證股價指數(Topix)也同樣如此)。他們認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Trump)當選美國總統以及中國增長情況都潛存諸多風險,但正如SMBC日興資本市場(SMBCNikkoCapitalMarkets)策略師喬納森·阿勒姆(JonathanAllum)所說,他們堅信一個「簡單的事實」,即日本股市比大多數股市更具周期性,而且在全球經濟向好時往往表現出眾。

雖然2016年日經指數僅窄幅上漲0.42%,但近期股市表現對安倍有利。自安倍於2012年12月下旬就任以來,投資者一再選擇相信他和他的安倍經濟學。

安倍肯定喜歡日元長期疲軟(以及它對企業盈利能力一如既往的提振)這股順風,但即使外界一直懷疑他能否推動切實的結構性改革、工資增長或在「女性經濟學」方面取得真正進展,日經指數在他上台以來依然年年上漲。

然而,強勁的股市越來越暴露出安倍經濟學的一個持久不足。日經指數——日本投資者最關注的股市晴雨表——上漲本身,並不構成安倍計劃的成功,2017年可能就是人們不再選擇相信這位日本首相的一年。

雖然市場的積極回報可能在表面上讓人覺得情況有所進展,但日本央行的ETF購買計劃、《公司治理準則》的出台以及大致歸屬於安倍經濟學的種種其他努力的目的,要廣泛得多。

最初的設想是,利用股市(以及其他機制)創造一個讓企業感覺更強大、讓薪資上漲、讓日本徹底打破其20年通縮思維的周期。安倍經濟學的核心根本抱負是,在這個過程中,日本家庭(尤其是較為年輕的家庭)應該會忍不住將部分儲蓄轉出銀行,投入風險更高的資產——日本家庭總儲蓄已達1700萬億日元。

然而,所有這些設想還沒有一條可以令人信服地宣稱已經實現。甚至2015年日本郵政和2016年九州旅客鐵道這樣龐大的IPO——它們的定價成功地在隨後幾年吸引了散戶投資者——也沒有創造出理想的股市氛圍。

在2014年,日本推出了「小額投資免稅制度」(NISA),這是一種避稅工具,賬戶持有人每年最多可以投資120萬日元的股票和共同基金而不用繳稅。自該項目推出以來,約1000萬人開了戶,但逾半數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而且在整個項目中,每個賬戶的平均金額依然低於90萬日元。

券商表示,接下來的幾天可能會讓人們更有理由保持謹慎。東芝(Toshiba)股價在2016年結束之際近乎自由落體式下跌,在僅僅3天內就下跌了近43%,投資者對其措辭含糊的核能業務出現「數十億美元」意外減值損失的警告感到不安,而媒體報道表明,該公司可能還有其他潛藏的會計問題。如果一個像東芝這樣似乎十足穩妥的公司可以突然暴跌,還能指望投資什麼是安全的?保守的日本家庭就是這麼認為的。如果這股拋售潮出現任何蔓延(波及東芝的主要放貸行或者傳導至該公司的供應鏈),對投資者情緒的破壞就可能讓許多NISA賬戶數月沒有交易。

另一個問題是技術上的:首次嘗試自己炒股的散戶投資者自然會被家喻戶曉的公司所吸引。遺憾的是,許多這樣的公司——包括任天堂(Nintendo)、發那科(Fanuc)、禧瑪諾(Shimano)、迅銷(FastRetailing)和三菱地所(MitsubishiEstate)——股票的最小交易單位過大,超過NISA賬戶的年度配額。政府官員表示,2017年較早拿出的一項舉措可能是鼓勵這些公司分拆股票,讓它們適合NISA賬戶持有人投資。

但野村證券(NomuraSecurities)社長永井浩二(KojiNagai)表示,對安倍經濟學這一中心主題的關鍵考驗將是通脹。「如果人們認為通縮將會持續,他們很可能會繼續把錢放在銀行,如果他們不這麼認為,他們將會進行投資。如果像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Kuroda)一直說的那樣,日本消費價格指數(CPI)真的觸及2%,通脹來臨,人們自然會從銀行賬戶取出錢,進行投資。」

永井浩二說:「日本投資者非常聰明,過去一直非常理性,未來很可能也會非常聰明。」(文章來源:FT中文網)

譯者/何黎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