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志願者寒冬里送來暖心車票
※來源:和訊網

來源:今晚網

2016年12月15日,春運首日火車票開售。每到這個時候,一張小小的火車票成為一種緊俏的商品,它承載着千千萬萬在外奔波的人歸鄉的夢想。歸期臨近,他們卻在網絡訂票的時代無所適從,為那一張火車票發愁。他們中間的很大一部分人,終日在工地勞作,無暇上網刷票,更有一些上了歲數的老年務工人員,到現在還不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上網。網絡訂票時代,他們不會上網,不會網絡支付,愈發感到困難,眼看就要在工地的板房中過年了。

如何幫助這部分人訂票,讓他們順利回家?在寶坻區有一家義務為農民工訂票的志願者服務團隊,人數超過180人,三年來,他們為9000多名外來務工人員訂到了1.6萬多張春運火車票。記者帶您走近這群志願者,了解他們幫助農民工訂票的溫暖故事。

從外來務工者到訂票志願者

這家免費為農民工訂火車票的志願者團體叫一家親青年志願服務社,負責人是一名「90後」大男孩袁鴻飛。他來自甘肅天水,17歲以前生活在戈壁灘,幼年清貧的生活環境,鍛煉了他艱苦樸素的作風。在一家親青年志願服務社,記者見到了他,個頭1.75米左右,一頭短髮,戴着眼鏡,顯得既沉着幹練又誠懇熱情。提及免費為農民工訂票這件事,袁鴻飛說,這要從他在寶坻一家餐館當服務員的經歷說起。

2011年,袁鴻飛從山東一家師範院校畢業,到河北石家莊工作過一段時間,後來輾轉來到寶坻區謀生。他是為了應聘寶坻區一家文化傳媒公司而來,但是,真正的入職需要到7月份,他2月份就來到寶坻區。在還未入職的空當,沒有收入,生活也成為問題。

這時候,袁鴻飛選擇打短工。對於在西北貧苦地區生活過的他來說,不怕苦不怕累已成為他最大的優勢,很快,他就在寶坻區的一家餐館找到了服務員的工作。袁鴻飛回憶:「從2012年的2月24日,到當年的6月19日,在餐廳幹了差不多四個月左右。」

在餐廳工作期間,袁鴻飛結識了更多的外來務工者。「當時在這家餐廳,就有來自我們家鄉甘肅天水的一對40多歲的夫妻。在5月份的時候,他們老家臨時有事,就找我幫幫忙,從網上給他們訂兩張火車票。在天津見到老鄉分外親切,我馬上就答應了。」袁鴻飛說。

當時在這家餐廳,有20多名服務員,大多是上了歲數的外地人,還不會上網,更不會綁定銀行卡網絡支付,面對網絡訂票一籌莫展。這時候,他們看到了「戴着眼鏡」的袁鴻飛,認為他有文化知識,尤其是看到他為老鄉訂票很順利後,一些不會訂票的服務員就記下了他的電話:「鴻飛,到年底了,你可得幫我個忙,給訂張回家的火車票。」袁鴻飛說:「沒問題,這事包在我身上。」

當年年底,雖然已不在餐廳從事服務員工作,但他還是為7名外來務工者訂到了回家的火車票,這讓他有了更多的思考。「我自己能力有限,一年才只能幫助7個人訂票。在天津,有這麼多工地,這麼多餐館,不知道還有多少外來務工者為網絡訂票發愁呢?」袁鴻飛說。

從2013年到2014年,袁鴻飛又陸陸續續為幾十名外來務工者網絡訂票,「都是先從我自己銀行卡內支付的,預訂成功後告訴民工,讓他們到火車站取票,取到票後回來再給我錢。最多時候,我為民工墊了好幾千元車票錢。」袁鴻飛說。

拿到火車票民工「淚奔」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要把免費為農民工訂春運返鄉票的好事做大,惠及更多的民工兄弟,袁鴻飛想讓更多的同事和朋友參與進來。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幾個要好的朋友後,大家都表態支持。於是,2014年12月12日,袁鴻飛和黨娜、呂傑、劉亞艷等幾名「90後」,決定成立一個專門為農民工訂火車票的志願服務團隊,當年就分頭行動,為寶坻區的更多農民工兄弟訂票。

其中一個志願者,在寶坻區開了一家小超市,就在門口掛了一塊招牌「免費為農民工訂火車票」。牌子掛出去半個月,第一個來詢問的是超市對面一家幼兒園的門衛,當年59歲,他叫郭文,來自陝西渭南華縣。

郭文到天津打工兩年了,歲數大又沒什麼文化,不知道還可以通過電腦買火車票。2013年,他為了買到一張返鄉火車票,天還沒亮就跑到寶坻火車站售票窗口排隊,凍了好幾個小時、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排到自己,卻被告知已經沒票了。老郭無奈卻又無計可施,只得第二天更早一點去火車站重新排隊。最後排了三天才買到車票。

2015年,郭文依然按「老辦法」去火車站排隊,可這次,排了好幾天始終買不到票,售票員總是一句話「沒票」。徹底沒轍的老郭,想起曾經看到過自己打工的幼兒園斜對面,有家門臉,貼着免費幫助農民工代購火車票的告示,便決定推門進去問問。聽了老郭的情況,志願者立刻上網幫他查了從天津到西安的火車票,可惜也是顯示「無票」。

「沒關係,您放心,我們一定幫您買到票。」記下訂票資訊,志願者讓老郭回去等。這一天,好幾個志願者一直死守在電腦前,時不時地刷新一下,看看有沒有退票的情況出現。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當天下午,盯着電腦6個小時後,志願者們就幫老郭搶到了一張2015年2月13日開往西安的T58次列車的硬卧票。排了好幾天隊也沒買到的票,在志願者們的幫助下不到一天時間就買到了。

收到這個好消息,老郭高興壞了,趕緊去火車站取票,回來就把火車票錢送到志願者這裡來了。老郭拿着火車票的手在抖着,眼眶中泛着淚花。袁鴻飛至今難忘這一場景。

2015年春運期間,志願者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在寶坻區某工地務工的湖南籍民工兄弟薛儀,家中父親突然病重,家屬通知儘快回家。他原本在志願者這裡已預訂了火車票,但這次情況特殊,需要將原來的那張票退掉,再買一張提前回家的火車票。

為了早點回家,薛儀自己也連續幾天到火車站窗口買票,結果一連三天都沒買到。這邊,志願者們也發動起來,所有的志願者都登錄賬號,不斷刷新12306網站,看是否有人退票。終於,在薛儀發來求助資訊的第四天凌晨1時26分,因為有人退票,志願者們搶到了這張票。

雖然當時是深夜,但志願者們還是第一時間撥通了薛儀的電話,告訴他車票已訂好,請快點到火車站取票。聽到這個好消息,電話那頭的薛儀已泣不成聲。電話這頭的幾個志願者徹夜未眠,其中一個志願者也淚流滿面。「誰都有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當家中突然發出召喚,讓遠走他鄉的遊子回家,而他們卻因為買不到一張火車票而無法回家,錯過了重要的人生時刻,該是多麼遺憾的事!」袁鴻飛說,「自此以後,我們更加堅定了信心,要把為農民工訂票這件事繼續做下去。」

志願者從7人發展到180多人

為了惠及更多的民工兄弟,志願者們選擇「上門服務」。起初,幾個志願者在自己的門店、單位或者網站上發布代訂火車票的資訊,但收效甚微。「民工兄弟們大都在工地,不上網,不到區中心街道來,我們原來的資訊發布渠道傳達不到民工。」袁鴻飛說,「我們就選擇上門服務,主動到工地上搜集火車票需求資訊。」

「一家親」志願者,到工地搜集農民工訂票資訊。

這中間也遇到了波折,「各種不信任,各種不理解,說什麼閒話的人都有。」袁鴻飛說。開始到工地,有些民工兄弟看到有代訂火車票的,前來打探一番後問:「你們不會是騙子吧?」還有民工兄弟說:「這不是天上掉餡兒餅嗎?能有這好事兒?」有些工地的管理方也半信半疑,不支持志願者和民工接觸。

財務方面也遇到了問題,志願者起初是想,搜集火車票需求資訊的同時,就向民工兄弟收取20%的預付費,但面對民工和一些工地的不支持和懷疑,他們根本沒敢把「收取預付費」這句話說出口。備受打擊的志願者,回來後進行商議,「不能因為這點小挫折就不做好事了」,袁鴻飛和志願者們最後決定,全額為民工兄弟墊付車票錢,網上預訂成功並支付後,電話通知民工兄弟去火車站取票,取完票再給志願者車票錢。

這樣做,大大增加了幾個志願者的財務壓力。「車票錢都由我們七個發起志願者籌集,從個人的生活費和家庭開支中挪用。2014年,我們七個人共籌集19萬元,2015年籌集12萬元,2016年籌集了10萬元。」袁鴻飛說,「只要民工兄弟信守承諾,拿到票第一時間就把票錢送來,我們的資金能快速流轉,這件事就能越做越大。事實上是,民工們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信守承諾,截至目前,9000多名民工中,沒有一例取走票不給錢的。」

三年來,袁鴻飛和他的志願者們共成功訂票16206張。外來務工者們越來越認可他們,踴躍加入的志願者也越來越多。在八門城鎮南燕窩小學任教的宋桂靜是一名「90後」女孩,她在得知義務為農民訂票的消息後,不僅自己加入了進來,還動員自己的丈夫也加入了。在幾個月的志願服務中,每次去工地或者是去企業時,他們都是主動開私家車載着其他志願者一同去搜集訂票資訊,無論多辛苦,他們從來沒有任何怨言。

2016年年底,袁鴻飛和他的志願者夥伴一起去工地,這次去的是「福興家園」還遷房項目,工地上有1500多名民工。當日,他們帶過去700多張訂票小卡片,被民工們全部領完,更有不少民工兄弟記下了他們的電話號碼,準備提交火車票需求資訊。

當前,這支志願者服務團隊已從創始的7人,擴展到現在的180多人。袁鴻飛說:「為規範資金使用,財務方面,訂票資金只由7位創始人籌集。我們婉拒了不少資金投入者。每一位民工都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他們為建設美麗天津做出了貢獻,在該回家團聚的時刻,我們的努力,可以使他們的春節過得更圓滿,更舒心,我們心甘情願。」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