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為什麼行》:三個理由告訴你人民幣必將是強勢貨幣
※來源:和訊網

在2017年1月9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光明日報、「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主辦的,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中聯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承辦的,中國智庫國際影響力論壇2017上,《人民幣為什麼行》智庫書籍對外發布。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賈晉京代表書籍課題組,在論壇閉幕式上介紹了該書內容。2015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經歷了一個貶值周期,各種關於「人民幣行不行」的聲音紛繁雜蕪。針對國際上「唱衰人民幣」的論調,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特組織了「人民幣匯率」課題加以研究,經過一年的努力,該書籍正式問世。

賈晉京指出,書籍從三個方面梳理論證了短期波動,不會影響人民幣正在崛起的步伐,從長期來看,人民幣必將是強勢貨幣的結論。

首先,從歷史規律來說,大國強,其貨幣必然強。貨幣之間的關係,反映着經濟關係的變動,不過,卻並非即時反映,而是要把「歷史積累」和「未來趨勢」這兩大因素考慮進去。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現象:主要經濟體的貨幣,都是高幣值貨幣。這是因為,在主要經濟體的貨幣,都經過較長的升值時代。如果放在全球大格局中看,幣值的長期升值,代表着國力在全球的上升;幣值的長期貶值,代表着國力在全球的下降。而如果只截取當前期來看,則可以說,高幣值貨幣代表「家底厚」,低幣值貨幣代表「家底薄」。匯率時常變動,是因為還受到短期因素影響。我們可以說,人民幣不能算幣值很高的貨幣,因為尚未經歷過漫長的升值年代,暫時的匯率波動,相當於兵法中「勢」的變動不居,而長期來看,中國仍處在可以大有作為的戰略機遇期,中國的國運、國力必將長期上升,這決定了人民幣在長期必將強勢。

其次,從現實力量來看,中國經濟強勢支撐着人民幣。貨幣是用來交換其它物品的,它的購買力強弱,決定了它的「受歡迎」程度。在國際上,一種貨幣能用來買到些什麼,決定着它有多「受歡迎」。自2005年匯改到2013年,人民幣匯率基本保持單邊升值的趨勢,如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中國GDP在世界上的排名基本上按照每年前進一名的速度,從世界第五名,在2009年躍居為世界第二位,目前,我國GDP總量已經是排名第三的日本的2.5倍左右。2007年到2014年,中國占據「全球市場占有率第一」的商品種數從1210種上升到1610種,從2014年以來,我國一直保持世界最大貨物進出口國的地位,是世界上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進口來源國。中國經濟的「基本盤」越做越大,必將強力支撐人民幣。

最後,從制度安排來講,人民幣已集齊國際貨幣的四大支柱。第一支柱是本國經濟要有引領世界市場的能力。作為我國未來改革的主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將推動我國經濟向更高層次發展,並使我國經濟發展更加平衡和可持續,同時也為人民幣以及匯率市場的穩定提供堅實支撐。第二支柱是多層次、大容量的國內資本市場。同時通過建設多元化的金融機構體系和多層次資本市場,完善徵信、信用評級等基礎建設,能夠為金融產品市場化定價提供必要支持,並通過實體經濟的健康發展,從根本上促進人民幣匯率穩定。第三支柱是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存在感」。

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的使用量飛速提升,以人民幣結算的對外貿易從2010年的0%激增到2015年的26%(受美元升值預期影響2016年回落到16%),外匯成交量占全球4%,已是第八大支付貨幣;而人民幣的離岸結算業務也成為倫敦、法蘭克福等歐洲金融中心角逐的核心業務;中國倡導成立了亞投行、絲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新的國際金融機構,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和推動轉型升級,促進人民幣雙向應用,完善了國際金融體系。第四支柱是加入「國際貨幣俱樂部」。2016年10月1日納入SDR,是人民幣的強勢崛起轉化為制度性話語權更上一層樓。SDR作為各國央行儲備貨幣的一部分,一定程度上扮演着金本位制時代黃金的角色。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的國運、國力都處在上升期,而國勢在每時每刻會略有漲落,但大勢是在走強。

因此,人民幣波動與否,會受到多種短期因素影響。但決定長期走勢的,是中國經濟的增長前景,人民幣必將是強勢貨幣。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