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資本收益創50年新高 股息為最低水平
※來源:和訊網

和訊網消息近日,德意志銀行分析師RineeshBansal指出,資本增值對總收益貢獻比例日益提升的現象,與固定收益類投資的固有特點背道而馳。

如果一只鴨子長得不像鴨子,也不呱呱叫,那它還是鴨子嗎?先別管鴨子的事兒了,話說近來債券的種種表現不怎麼符合固定收益資產的特點。事實上,它們表現得更像是股票。投資者應該想想債券是不是也有上面鴨子的問題了。

設想一個每月轉存最新投資產品的十年期美國國債債券組合。在過去的十年里,通過該方式年化總收益為5.4%。排除通脹因素後,實際收益為3.7%。這樣的收益水平與再之前的十年趨同,也符合過去四十年內任何一個十年期的均值。即使受特定波動因素影響,該債券組合月收益達到8%左右,長期均值也大致處於該水平。

但是仔細分析之後發現,債券收益的來源已經大為改變。在剛剛過去的十年,總名義收益差不多有一半來自資本收益,另外一半來自債息收入。而在上一個十年,資本收益對總收益的貢獻連五分之一都不到。確實,目前資本收益占總債券收益的比例為近半個世紀以來最高,是長期平均水平的兩倍之多。

同時,股票也越來越像債券。標普500指數在過去的十年間的年化總收益為7%,勉強擊敗國債收益。其中,資本收益僅占該收益的三分之二,而股息分紅幾乎占了總收益的三分之一。

股本回報率的資本增值份額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一路穩步上升,在九十年代的互聯網泡沫中達到巔峰,從那以後持續下跌。除了金融危機期間一些極端的例子之外,上一回股息分紅占股票投資總收益的比例如此之高還是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

事實上,就十年期總收益而言,目前資本收益在債券中的份額是幾十年來的最高水平,而在股票中的份額卻是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

債券收益的資本收益份額正迅速攀升,逼近股票市場的相應水平,因此,世界上最大的兩個資產類別看似有互換角色的架勢。

人們是否有必要深究收益的來源是資本增值還是股息或者債息?股市的歷史表現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在過去的三十年里,更高的資本收益份額常常預示着未來的股票收益將更低且更不穩定。實際上,標普500指數過去十年間資本收益在總收益里的比例能夠解釋接下來十年總收益的70%的變化以及未來近一半的波動變化。

鑒於二者之間如此緊密的聯系,近年來股票投資收益對股息分紅的依賴程度可以預示股市在未來十年的表現。目前標普500指數長期期權的價格使我們能夠了解到市場對未來十年股息分紅的預期。由此判斷標普500股息將從今年的2.1%穩步增長至2026年的2.5%。

根據過去四十年股票市場的歷史表現,大概有百分之六的概率會出現以下情況:即使股市仍處於今天的水平,你也能獲得2.5%的股息分紅。就算股市的總收益出現這樣不尋常的槽糕情況,也完勝債券投資收益。若想國債總收益在同期打敗股市,那十年期債券的債息需降至零以下。

這一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很小。我們可以從固定收益衍生產品工具的價格判斷該情況發生的概率。以目前的市場價格來看,到2026年,十年期國債的債息為負值發生的幾率為20%。換句話說,未來十年里國債總收益超過股市分紅的可能性只有五分之一。

然而未來的債券收益並不只是在跟股票相提並論時才顯得捉襟見肘,債券市場自身的歷史表現也能說明問題。

近來債券收益中資本收益占據高份額,這是債息已經處在低位並且還在持續下行所產生的副作用,同時這樣的情況很難再次出現。若想十年期國債在未來十年里像過去十年間一樣帶來5.4%的年化收益,到2026年債息需要回落到-2%的水平。

即使近來情況表明債息有可能為負,出現-2%債息水平十年期國債的可能也極低。根據目前的市場價格推算,這樣的概率僅有0.6%。原意賭一把的債券投資者大概也會相信流行歌手坎耶•維斯特四年後當選美國總統。

比起維斯特將在2020年入主白宮更靠譜的是未來十年里,十年期國債債息將上升至2%。這是固定收益市場目前的中值估計。這意味着未來十年債券投資的年化總收益約為1.5%,將是四十年來最低的水平。

投資者傾向於將債券和股票與某些表現和特征關聯在一起,並結合投資需求進行決策。例如,一條公認的法則認為個人儲蓄投資組合應該根據投資人的年齡決定其股票投資比例,剩余的資金應用來購買債券。但是,在金融危機肆虐後這個混亂的世界里,債券和股票的種種表現已經讓人很難認清它們的面貌了。為未來十年做打算的投資者無法再憑借其過去的表現做出判斷。所以,當心那些鴨子吧。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