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陷入80年難遇的危機?
※來源:和訊網

據知名博客零對沖報道,雅特對沖基金首席投資官亨德利近日表示目前歐洲正在經歷80年一遇的危機,如何從危機中走出來成為困擾整個歐洲大陸的問題。

對沖基金首席投資官的休·亨德利早在第一季度就警告過:一旦人民幣貶值,會引起世界經濟危機,進入「瘋狂麥克斯」世界。然而,近日他撰文稱,歐洲目前面臨的局面比人民幣貶值更危險,以下為全文:

當前歐洲公眾輿論已經接近一個戲劇性的「轉折點」。

英國脫歐公投以來,我們一直在思考,支持脫歐對英國而言意味着什麼?對整個歐洲而言又意味着什麼?最大的結論是:脫歐,聽起來不可思議的事,到最後真正實現,會大大刺激了歐盟其他成員國打破現狀的想法。1931年英國同樣拒絕金本位制,然而僅僅過了兩年,45個成員國中僅剩下12個成員國承認金本位制。如今,英國脫歐以後經濟強勁的表現似乎在吸引更多的「追隨者」。

追溯到更早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時候,只要有一個成員從貨幣聯盟中退出,貨幣聯盟會迅速瓦解。同樣的,一個國家的政治反抗苗頭會催化其他國家即將到來的選舉和公投。

目前歐洲正在經歷80年一遇的危機(從1931年英國拒絕金本位到現在已超過80年),如何從危機中走出來成為困擾整個歐洲大陸的問題。

目前,最受矚目的無疑是美國總統競選,特朗普如果可以成為美國總統,無疑可以與脫歐的輿論相提並論。歐洲本土的意大利將在12月的第一個星期進行全民公投修憲,就目前形勢而言政府會被打敗,甚至會導致意大利總理馬泰奧·倫齊下台。更潛在的影響會導致人民黨進入政治真空期,從而推動民族主義議程。

2017年歐洲大陸將迎來一個選舉大年。法國兩大政黨還沒決定明年大選的內部候選人。但是無論黨內候選人是誰,都會將法國帶往反歐洲的民族主義議程的道路上。右翼候選人瑪麗娜·勒龐似乎已經信心十足,會成功走到明年5月份第二輪總統選舉。

接下來秋季德國將進行聯邦選舉,最近的部分民意調查顯示,默克爾總理壓倒性的勝出,簡直無懈可擊。此外,德國反移民的情緒更是助長了德國右翼,甚至要舉行公投恢復德國馬克貨幣。

除了法國和德國的選舉,西班牙尚未組建新的政府,據可靠消息12月份將迎來歐洲大陸上的第三次選舉。西班牙通過了銀行復蘇與處置指令,吸取了雷曼兄弟的失敗教訓,任何歐洲銀行在8%的負債沒有得到保釋前,不得接受援助。指令也有效地妨礙的緊急資金不只是用於修復重要的組織。

歐洲大陸的動盪遠不只於政治。經濟方面也絕不「示弱」,回顧9月份和10月第一個星期歐洲銀行低於股市的表現,導致歐洲大陸的收益率曲線趨陡。這一問題的暴露顯示歐洲急需一個正確的貨幣政策。簡而言之,保持低利率足以修復當前的經濟。但是任何收益率曲線趨陡,勢必要提高銀行盈利能力,會導致實體經濟采取收緊政策,扼殺任何復蘇的經濟,歐洲大陸進而更加貧困,由此產生民粹主義,進而缺乏經濟振興的希望。

當前的貨幣政策無疑是處於最糟糕的兩個世界-民粹主義盛行和破敗的銀行體系。當前量化寬松政策即將結束,貨幣政策會越來越糟。貨幣政策的鷹派在歐洲央行卻越來越膨脹。對於逐漸失去信念的「量化寬松政策」,我們該如何去解釋?德拉吉在歐洲央行上差強人意的表現更是蒙上一層陰影。他應該馬上辭職。但是最終看來,來自封閉德國或奧地利的學院派太過固執,導致公眾不再相信量化寬松政策的優點。

歐洲央行高層的辭職更讓公眾質疑中央銀行迅速采取行動的決心。銀行系統的無所作為,再加上政府一味財政公開,寬松貨幣政策已經大勢已去。一個政策錯誤現在可能危機到整個歐洲大陸。

法國總統奧朗德在2016年10月6日說過「這必須是一個危險,風險和代價。」如果沒有合適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銀行救助只能作為應急選項,歐洲聯盟已經被恐懼籠罩,暴風雨即將到來。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