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持續走強 6.8料成人民幣新「防線」
※來源:新華社中國金融信息網

隨着 10 月 1 日 SDR 新貨幣籃子正式啟用,人民幣匯率在國慶假期後出現一輪急貶。本周一,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再度大幅下調 222 基點至 6.7379,繼續刷新 6 年多低位,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盤中更一度分別跌破 6.74、6.75。一時間,人民幣匯率會否開啟新一輪趨勢性貶值的擔憂再起。

分析人士指出,近期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疊加英國、泰國等風險事件,均有利於美元指數維持強勢,這也是造成這一波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此前積累的人民幣貶值壓力待釋放、9 月外貿數據低於預期等也在一定程度上驅動人民幣匯率加速調整。展望四季度,因美國 12 月加息預期仍強、歐洲風險事件較多,美元有望繼續強勢,人民幣匯率則仍將承壓。不過,國內經濟基本面、貿易順差為正、央行強大的管控能力等對人民幣匯率也有較強支撐。總體看,盡管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相對美元匯率仍將承壓,但年內繼續下行空間有限,6.8 關口或成為新的 “鐵底”。

中間價再次下調

2015 年 12 月 1 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宣布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 (SDR) 貨幣籃子,消息一落地,人民幣匯率隨即開始了一輪貶值,截至 2016 年 1 月 8 日的約一個月時間里,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就累計下跌了逾 1900 基點或 2.98%。

這一回,“SDR 魔咒” 再度顯現。以 10 月 1 日 SDR 新貨幣籃子正式啟用為標志,人民幣匯率在國慶節後出現新一輪急貶,節後第一個交易日人民幣中間價即失守 6.70。9 月 28 日至 10 月 13 日,人民幣兌中間價連續 7 個交易日走低,累計下調 650 個基點至 6.7296,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也累計下跌 615 基點至 6.7299。

在上周五短暫回升後,本周一 (10 月 17 日)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再度下調 222 基點,報 6.7379,繼續刷新 6 年多以來的低位。即期市場上,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低開低走,午後跌幅擴大,16:30 收盤價報 6.7396 元,較上一交易日跌 141 個基點,盤中一度跌破 6.74 關口,創 6 年多以來新低;香港市場上,昨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一路震盪走低,截至當日 16:30,離岸人民幣跌 102 基點至 6.7488,盤中一度跌破 6.75 關口,創今年 1 月 7 日以來的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迅速突破 6.7 關口,但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指數卻在 94 附近企穩,上周甚至出現了較為強勁的反彈。據中國貨幣網數據,10 月 14 日 CFETS 人民幣匯率指數為 94.64,按周漲 0.59。BIS 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 95.34,按周漲 0.59;SDR 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 95.86,按周漲 0.81。由此來看,盡管人民幣兌美元走弱,但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仍穩中有升,三大匯率指數整體延續了平穩態勢。

美元走強是主因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一波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主要歸因於美元的強勢升值。近期美國經濟數據總體表現向好、美聯儲 12 月加息預期進一步升溫,而英鎊由於 “硬脫歐” 等表現疲軟,都推動了美元指數近期的強勢。此外,國內 9 月外貿數據表現不佳、此前人民幣累積的貶值壓力較大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此次人民幣匯率的貶值。

Wind 數據顯示,9 月 27 日至 10 月 14 日的兩周時間里,美元指數從 95.3015 漲至 98.1056,區間累計漲幅達 2.95%。華創證券研報指出,近期美元指數走強有加息預期的推動。隨着年底美聯儲加息預期的逐步加強,美元指數將大概率繼續走強。

從國內來看,9 月外貿數據不佳令人民幣進一步承壓。數據顯示,中國 9 月出口同比下降 10%,出口降幅為 7 個月來最大;中國 9 月進口同比下降 1.9%。分析人士稱,9 月外貿規模增長疲軟表明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仍然沒有緩解,數據公布後,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貶值。

中信證券總結稱,匯改以來,市場持續存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主因有三點: 第一,長期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積累的貶值壓力得到釋放。第二,市場對經濟基本面過度悲觀,尤其是在去年股市大跌、GDP 增速不及預期下,市場悲觀情緒較濃。第三,美國經濟復蘇,加息預期強烈帶來持續的外部壓力。

總體來看,在人民幣加入 SDR、外匯儲備降低的情況下,這一波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是市場供求力量的正常體現,也反映了人民幣匯率定價機制市場化改革的成果。

年內繼續貶值空間有限

目前來看,在人民幣正式加入 SDR 後,美元指數對於人民幣中間價的影響更趨於主導。綜合機構觀點,短期而言,隨着年底美聯儲加息預期的逐步加強,美元指數將大概率繼續走強,疊加人民幣加入 SDR,人民幣匯率年內仍將承壓,但這並不意味着人民幣匯率會出現趨勢性貶值。

興業研究指出,人民幣 2016 年內仍將承受較強貶值壓力。其一,12 月美國加息預期大概率持續上升,美元指數已突破 98 的階段性高位,未來或進入 97-100 區間;其二,若歐洲風險事件爆發,將進一步助推美元,人民幣持續承壓;其三,2017 年初每人每年 5 萬美元購匯額度恢復後,為防止匯率過度波動,2016 年內將釋放部分貶值壓力。

但分析人士也表示,中國相對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貿易順差為正、央行強大的管控能力以及國際投資者對人民幣的青睞仍將支撐人民幣。也有市場人士預計,如果未來人民幣受國內結售匯情緒及美聯儲加息等因素的影響,形成較強的貶值預期,貶值壓力和外儲下滑壓力可能會導致央行再次在離岸和在岸市場進行調控。

“四季度人民幣波動幅度難免會加大,但貶值空間有限。” 華創證券表示,從目前來看,四季度經濟基本面仍有一定的支撐,地產調控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或更多從來年一季度開始凸顯,外債去槓杆也告一段落,四季度人民幣或主要受海外因素的被動影響。美聯儲加息、美國大選、英國脫歐和意大利公投等諸多變數都將擾動全球匯市,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難免會加大,但在當前的中間價形成機制下,若美元難以突破 100 關口,人民幣兌美元在 6.8 附近也有較強的支撐。

國泰君安證券進一步表示,短期人民幣匯率只是在 “補跌”,持續下行的動力並不充分。首先,從外部看,加息對美元的推動作用是有邊界的,即不太可能超過首次加息的影響程度,也就是說,美元目前很可能已經進入了 “最後的拉升” 階段。從內部看,匯率仍將獲得央行超額貨幣投放有所減少、10 月售匯需求將季節性走弱、外債集中償付走向尾聲、貿易順差的支撐仍然較強、房地產泡沫階段性受到打壓等一系列支撐。“總體上,我們傾向於認為,貶值壓力一次性釋放後,匯率將逐漸自行企穩,本輪貶值不太可能突破 6.8。”(王姣)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