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支邊應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來源:和訊網

本文由安邦咨詢授權和訊網智庫發布

西部邊疆地區的發展問題對中國意義重大,不僅關系到邊疆穩定,還關系到能否實現邊疆脫貧、全民奔小康的發展目標。在當前的支持邊疆發展政策中,主要思路是發展經濟,即把邊疆地區的經濟搞好,帶動社會發展和穩定。以2010年的中央新疆工作會議為例,專門制訂了以搞好新疆經濟、提升新疆人民生活水平為重點的治疆政策。多年援疆的一個明顯結果是,新疆的基礎設施建設得到了極大提升,甚至超過了東部許多經濟發達的地區和城市。

不過,在現有的支援邊疆的政策以及政策執行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在長期關注新疆、西藏發展(000752,股吧)的安邦智庫(ANBOUND)看來,發展邊疆地區經濟當然是重中之重,但邊疆發展是個系統工程,經濟支邊已持續多年,國家和地方以對口支援方式投入了大量資源。仍以新疆為例,2010年全國就有19個省市援疆,許多援助是以項目和投資的方式進行。安邦智庫通過實地調查發現,邊疆地區的教育問題是一個容易被忽視的問題,教育支邊、智力支邊的問題也沒有提到一定高度。

我們以新疆的教育為例。官方統計顯示,新疆自治區的基本教育工作抓得不錯,統計數據年年進步。在小學教育階段,2014年全區有小學3551所,在校生194.29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在校生138.15萬人,占71.1%,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達99.81%。2015年,全區有小學3501所,在校生204.89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在校生149.45萬人,占72.94%,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達99.85%。

在初中教育階段,2014年全區有初中學校1100所,在校生達91.15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在校生59.76萬人,占65.57%。初中階段適齡少年入學率達98.37%,比上年提高0.42個百分點;初中畢業生升入高中階段升學率為90.74%,比上年提高2.05個百分點。2015年,全區初中學校1069所,在校生達90.74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在校生61.28萬人,占67.54%。初中階段適齡少年凈入學率達98.72%,比上年提高0.35個百分點;初中畢業生升入高中階段升學率為92.11%,比上年提高1.37個百分點。

在高中教育階段,2014年,全區有高中階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中等職業學校、技工學校)學校647所,在校學生74.07萬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79.04%,比上年提高4.25個百分點。2015年,全區有高中階段教育學校637所,在校學生78.82萬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88.61%,比上年提高4.66個百分點。

不過,安邦智庫研究團隊在實際調研中發現,新疆地區適齡青少年的輟學問題不容低估,尤其是在南疆的農村地區,輟學的適齡少數民族青少年仍然為數不少。據安邦團隊的不完全了解,青少年失學的原因主要是家庭貧困問題,以及對教育的觀念問題等。少數農民家庭因為貧困,認為讀書沒有用,甚至主動讓孩子輟學。其結果就是,在少數地區造就了一批失學的、缺乏教育的青少年,由於缺乏教育和文化,他們成長後的就業前景也十分渺茫。

實際上,安邦智庫在多年前為研究「新絲綢之路」戰略而赴新疆、西藏地區實地調研時,就注意到邊疆地區的教育缺失問題。我們曾多次建議應該加強智力支邊,以教育來幫助邊疆地區的兒童和青少年。為此,安邦還提出了一些比較系統的解決方案。此外,安邦智庫也拿出資源來付諸行動,在新疆和西藏地區設立了分階段的教育捐助計劃,並被國務院新聞辦網站所報道。一般而言,邊疆地區的教育有的地方搞得好,有的地方搞的不好,與各地領導的重視程度關系很大。但最重要的是,要對邊疆地區的教育進行再定位,在戰略層面提高其重要性。在中國的邊疆地區,政府眼睛里面不能只有穩定、只有經濟,在社會發展領域的基礎工作也非常重要。以教育為例,看起來只是在讓孩子上學,實際上是在爭奪下一代——孩子是境內外勢力爭奪的焦點,所有人都在搶下一代——你不做,他們就做;你不搶,他們就搶。從這個層面來看,在邊疆地區發展教育、進行智力支邊,實在是太重要了!

安邦智庫在與邊疆地區當地干部和駐村干部交流時,也能體會到干部們對教育支邊的共鳴,他們普遍認為,面向教育的捐助是抓住了邊疆問題的一個關鍵,有些事需要長期做,也要抓緊做,智力支邊的做法不止在捐助,還提供了方法和智慧。

在支持邊疆發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教育問題。不能只盯着經濟和維穩,要從爭奪下一代的高度來看待教育問題。進行系統化的智力支邊,應該上升到國家支邊工作的戰略層面。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