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對於人民幣國際化前景樂觀的原因
※來源:和訊網

人民幣被納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於10月1號正式生效,這是人民幣在成為主要國際貨幣道路上的歷史時刻。

人民幣加入SDR在多方面都是史無前例的。雖然,根據IMF的目標或者說標准,中國還沒有實現資本賬戶的完全可兌換,但至少,它成為了第一個由發展中國家發行的一籃子貨幣中的一員。依靠着占據其中10.93%的份額,人民幣成為籃子中的第三大貨幣,位居美元和歐元之後。

這至少在某種意義上說,反映了中國經濟力量,金融市場,和貿易總量的重要影響力。2015年底,中國進出口額占到了世界貿易的14.6%。人民幣貿易結算,截止到今年的第二季度,也從十年前幾近於0的水平上升到30%左右。人民幣目前在全球金融交易中是第四大貨幣,這包括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股票,外匯交易以及直接的海外投資。

這些發展是由深度改革以及中國的經濟金融市場開放所帶來的。但是人民幣距成為主要國際貨幣依然有很長的路要走。相比美元和歐元,人民幣幾乎在各個國際應用指標中落後很多,而英鎊和日元在這方面也比人民幣表現的更好。進一步來看,人民幣貿易結算幾乎只發生在中國和其直接貿易伙伴之間。全球主要商品,如原油,貴金屬以及工業金屬都是以美元和歐元定價或者交易的,這不僅主導着外匯市場,也主導了股票和債券的定價和交易。

雖然中國人民銀行已經與全球超過30個國家/地區的央行簽署了貨幣互換協定,總額也超過了3.3萬億人民幣,但是人民幣在國際儲備貨幣市場的份額只有1.1%。中國的商業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在很大程度上來說都是服務國內的,而不是全球主要參與者。即使人民幣被納入SDR將會在長期增加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需求,但是短期來看,它的影響不會很顯著。

人民幣國際化面臨着一些基本的挑戰。第一,如何管理逐步開放的資本賬戶對於中國而言是一個進退兩難的問題。一方面,人民幣加入SDR就要求中國加速其資本賬戶的自由化,即使它最終不會以美元和歐元那樣的方式實現資本賬戶可兌換。另一方面,中國對資本賬戶可兌換持懷疑態度,而且擔心其會造成的資本流動失控以及巨大的匯率波動問題。

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曾說過,「中國追求的資本賬戶可兌換不是建立在傳統概念上的完全或者自由的可兌換「。將其目標定義為「有管理的可兌換」。即使這個概念模糊不清,但這與中國漸進式改革思路相符合。然而,當每一次有明顯的不確定性或者投機性的對中國貨幣或者匯率的攻擊之後,那些對資本控制或者增加宏觀審慎監督的聲音就會增加,隨之而來的是資本賬戶開放的放緩。自從2015年8月,當時人民幣貶值嚴重,中國政府自此就對資本賬戶非常謹慎,對資本外流也及其敏感。

第二,人民銀行將面臨所謂的「三悖論」難題,即不可能同時實現固定匯率,資本自由流動和獨立的貨幣政策。人民銀行已經下決心使人民幣匯率更加靈活,也為此做出了很大的努力。隨着人民幣加入SDR,外界對要求中國開放金融市場的呼聲加大,人民銀行將發現在管理匯率,資本賬戶可兌換,以及獨立央行政策中做出選擇越來越難。央行需要一個新的思路去思考其政策。

第三,在人民幣成為全球主要貨幣這一問題上,中國的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必須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的主要參與者。然而,幾乎所有的中國金融機構都是國有的,缺乏真正的市場主導的公司治理和激勵機制。這對於中國金融機構成為真正的跨國企業來說,將被證明是一個巨大的障礙。

對於任何一個想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資產的貨幣而言,貨幣發行國必須滿足三大條件。第一,對於全球資產來講,它必須是一個安全港,以吸引國際投資者去投資和存錢。安全港意味着:對私有資產的保護和健全的法律。第二,國家經濟體必須足夠大,也具有足夠的創新能力,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推動器。第三,這個國家必須根據國際監管標准或者監管體系建立深層次的,全面的金融市場。

中國已經在這三個領域做出了巨大努力,也有決心在這個方向上加強改革力度。因此,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我們有樂觀的理由。(翻譯:趙戈翰)

向松祚,經濟學和金融學教授,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IMI)副所長,國際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OMFIF)顧問委員會委員。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