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及難民危機交織 威脅無疆界歐洲夢 歐盟周三峰會商長計

图片说明

一批難民上周六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個巴士站舉起歐盟及多個歐洲國家的國旗,抗議當局停止發售到土耳其邊境城鎮的車票。  圖片來源:香港明報

威脅歐洲統一貨幣的希臘債務危機較早時才暫告一段落,歐洲又面臨一場威脅歐洲整合的難民危機。歐盟周三(23日)將會召開緊急峰會應對危機,但峰會前夕,德國跟東歐國家仍然無法就難民配額機制達成一致,難民危機短期內難以根治之餘,無疆界歐洲夢更受衝擊。路透社昨(20)日引述一名歐盟高官說:「若我們無法處理這場危機,我相信歐盟會分裂。」

香港《明報》報導,臘今年7月差點脫離歐元區,目前的難民危機則威脅「申根公約」有關無疆界歐洲的理念。研究歐元區危機及歐洲整合的香港大學歐洲研究課程主任奧爾(Stefan Auer)稱,歐元與申根公約是歐洲整合兩項代表作,但前者在歐債問題衝擊下仍未完全擺脫危機,後者則正受多國為阻難民湧入﹑重設邊境管制的衝擊。「兩場危機都威脅到歐洲整合,但難民危機遠為嚴重,也更難解決,因為這涉及人命」。

奧爾進一步指出,兩場危機互相交織,「德國在難民危機中的態度跟其他國家之所以不同,一大因素是經濟較好、失業率低」,法國及西班牙這些要執行緊縮政策的國家對接收難民便沒有那麼積極,位於歐洲前沿的意大利和希臘則承受大批難民湧進的沉重壓力。

跟歐債危機一樣,德國在難民危機中擔任了領導角色,亦同樣備受爭議。德國總理默克爾8月底開放邊境,結果吸引大批難民湧至,結果德國改變政策,重設邊境管制。奧爾批評,德國月初開放邊境的決定「鹵莽」,「令本來已經困難的局面惡化」,且公然破壞歐盟原有的難民申請機制。

觀察家相信,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提出的難民配額制度是按德國意思提出。德國今年接收的難民估計將高達100萬,默克爾政府要求歐盟其他成員國分擔。默克爾聲言,建立一個強制及持久的分配機制是「整個歐盟的責任」。斯洛伐克總理則聲言歐盟不能專橫地要求成員國接收多少難民。

斯洛伐克與匈牙利、捷克等東歐國家對難民的態度引起不少西方輿論批評。匈牙利警方上周在邊境向試圖由塞爾維亞進入的難民發射催淚彈及水炮,更惹來聯合國批評。奧爾認為,東歐國家對難民的抗拒雖然有時帶排外色彩,但其憂慮也有理據,西歐不能漠視。他指出,這些國家沒有跟外國移民共處的習慣,經濟又不好,難民本身也不太想留在東歐,德國的態度亦只惹東歐反感。

德國內長德梅齊埃曾以取消給歐盟窮國的補貼作威脅,逼迫東歐接受難民配額,雖然默克爾後來淡化有關建議,但波蘭、匈牙利、捷克及斯洛伐克都將其看成恐嚇。《金融時報》上周引述一名捷克官員稱,德國就像在遊樂場因無計可施而把爸爸搬出來嚇人的小孩。

歐盟內長周二(22日)會先開會商討難民配額問題。奧爾相信,即使歐盟通過配額制,也不意味問題可以解決。他稱,希債危機似乎暫告一段落,但其實沒有解決,難民危機亦一樣。他質疑歐盟難以落實難民配額,因為申根公約規定歐洲公民享有自由遷移權利,被分配到東歐的難民仍可能因為經濟誘因前往德國等地。

難民危機的癥結是敘利亞內戰,內戰一日未停,難民潮只會繼續。周三的歐盟峰會便會商討歐盟應對難民危機的長遠策略,例如加強歐盟邊境管理,加緊跟中東國家合作,減少難民偷渡歐洲的誘因,並給予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及世界糧食計劃援助。德國副總理加里布爾上周六(19日)便稱,歐盟需要給予兩個機構提供15億歐元援助。

德國預計今年會接收80萬至100萬難民,默克爾強調德國有能力接收那麼多的難民。奧爾相信,德國社會富裕,有足夠資源應付難民需要,但他擔心,德國社會對難民的正面態度可能會改變:「他們或處理得來,但難民潮不會今年結束;社會的態度數月或數年後還會這樣包容嗎?我不知道。」事實上,德國社會對穆斯林移民存在不安情緒,東部對移民較抗拒,甚至有襲擊難民收容所事件。

不過奧爾稱,今次難民危機的確成為德國徹底改造自己的機會。他說,德國過去數十年實質上已是移民國家,但政客一直迴避這事實,也避免談論移民問題,然而難民潮令德國精英開始討論國家會怎樣改變,「這個深刻的改變,除了要精英接受外,也需要人民接受」。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