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金磚四國褪色 驚人經濟成長不再

當一個冠軍的短跑選手的成績略遜於預期時,這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確定,他只是暫時性的處於低潮或是永久性失去水準。同樣事情反應在新興市場上,21 世紀世界經濟的主導者們,過去 10 年間,他們大幅竄升的經濟成長帶領了世界走向繁榮也救起面臨財經危機的世界經濟,如今,這個這幾個新興巨人已經放緩了他的經濟腳步。

《經濟學人》 報導指出中國今年的經濟成長率若能達到官方設定的 7.5%就值得鼓掌喝采,這預估值遠低於 2000 至 2010 年間官方所設定的兩位數的成長目標,今年印度的經濟成長率預估 5%,俄羅斯與巴西為 2.5%,這 3 個國家今年經濟成長率都勉強為其國家經濟成長高峰的一半。

總體而言,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步伐與去年差不多,與緩慢的經濟體相比,成長幅度依舊非常快速,但這卻是除 2009 年金融海嘯外,新興市場近 10 年內成長幅度最為緩慢的一次。

這代表新興市場時代第一階段的結束,在過去 10 年裡面,新興市場占全世界出口從 38%躍昇至 50% (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在未來 10 年裡面,新興市場的經濟依舊會持續成長,但腳步會放緩,而目前新興經濟體的經濟衰退仍是可被掌控的階段,但就長期來說會對世界經濟造成深遠的影響。

■新興經濟體走向疲弱

在過去,新興市場的繁榮階段過後,隨著而來是泡沫破裂,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鮮少有開發中國家晉升為已開發國家。如今,堅定悲觀論調的擔心有其道理,他們特別擔心中國經濟腳步的急遽減緩與全球的貨幣緊縮政策,但就目前看來,新興市場不至於完全崩盤。

中國正從投資主導成長向消費主導成長轉變,中國市場的投資潮雖帶來大量壞帳,但中國仍有經濟實力吸收損失,並在必要的情況下刺激經濟,這對其他新興國家可是一件奢侈的享受,也讓金融災難發生的可能大幅降低。

好消息是,已開發國家經濟依舊疲弱,使得貨幣緊縮的可能性縮減,即使貨幣縮減政策實現了,新興國家的靈活匯率、儲備大量外匯及相對較少的債務 (大多為本國國債),新興國家的保護網依舊是前所未有的強悍。

壞消息是,破紀錄的經濟成長數字已成往事,中國動能十足的投資及出口模式已逐漸消失,因為其人口老化加速,國家的勞工相對減少,也由於國家繁榮程度提高,使得經濟成長的幅度也大為縮減。10 年前,中國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 GDP 只有美國的 8%,現在已提升到 18%,但中國將會以較為緩慢的方式持續追趕美國的經濟發展。

中國的經濟放緩,同時也會拖緩其他新興國家成長的腳步,一直以來中國的發展造成了能源價格的飆升,俄羅斯的發展也因此帶動,巴西衝刺般的成長是藉由金融商品及國內信貸,而現今,該國通貨膨脹居高不下,其經濟成長的幅度也比人們所想像的還要低許多。(接下頁)

而印度,曾經近兩位數的 GDP 增長率,讓政客及投資者,已分不清,當初大幅經濟成長幅度是必然趨勢,還是富有潛力的印度經濟所致使, 而現在印度靠著大肆的財政改革,或許可讓印度經濟起飛,但也不可能回到 2000 至 2010 年間的巔峰水準。

■追趕幅度仍寬

新興經濟體的大幅衰退意味著他們不能再帶動疲弱的已開發國家經濟,若美國、日本不能製造強勁的復甦力道,而歐盟經濟也無法再起,那麼世界經濟增長的幅度也不可能超越現今緩慢的 3%,經濟成長的緩慢將會更加有感。我們會更加明白,過去 10 年經濟的成長其實是非常不尋常的,經濟的主導權完全掌控在中國手上,不單單只是中國的人口眾多,更是因為快速增加的出口量、對商品的需求度及大量的外匯存底。

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將更加均衡,也因此各國對全球的影響將會下降,繼中國及印度之後的 10 大新興經濟體,其中包含印尼及泰國,人口加起來還不如中國,發展將會更加廣泛,對金磚四國的仰賴程度將下降。

認為新興經濟體會不斷直線上升成長的企業決策者,將要翻新一下他們的思維,在過去幾年裡,發現頁岩油的美國比金磚四國還要來得蓬勃發展。

發展中國家最大的挑戰在於,各國的政客將要挑起不能向上進步發展的重擔,不然就會成長倒退的後果,中國對此最有警覺且已致力於改革行動上,相對於普丁所主導的俄羅斯,依舊在吃自己的能源資源老本,投資者則已漸漸將資金轉移到成本較低廉的頁岩石油。

印度擁有人口優勢,他和巴西若再不找回改革的熱情,將會使中產階級倍感失望,日前德里 (Delhi) 和聖保羅 (São Paulo) 皆爆發街頭遊行,目的向政府提出改革的訴求。

1990 年代 《華盛頓共識》 宣揚新興經濟體自由和民主,在過去幾年隨著中國崛起、華爾街重挫、華府當局僵局與歐盟慢性自殺,讓過去的自由理論背受質疑,國家資本主義與現代化的中央集權儼然已成為流行,《北京共識》 更是專制者與民主派背棄自由主義的藉口,但當他們需要經濟成長時,又將會對自由改革激起興趣,到時候,西方自由國家會找回一點對自己國家理念的自信。


留言載入中...